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幕後執行 » 編劇及詞曲創作 » 那傢伙肚臍裡的燭蕊燒了三天三夜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3,685 年資1~3年 : $35,955 年資3~5年 : $38,828 年資5~7年 : $41,475 年資7年以上 : $48,106
  1. 根據公司專案及業務需求,策劃、構思與創作故事劇情
  2. 運用歌唱性與文學性相統一的詩化語言抒發情感、表達思想
主題:

那傢伙肚臍裡的燭蕊燒了三天三夜

早安!五點起床,今天也要去片場擔任製片或場務,這雙黝黑的手臂,能讓電影或電視或廣告誕生;帶著鏡子裡的專業,綁緊頭上的白色毛巾,遮住一半的耳朵,沉默是最後一道妝。坐進廂型車裡,演員都還沒起床吧?看著還沒升起的太陽,副駕駛座上未開機的對講機突然傳來那傢伙的聲音:「你的夢會在這裡實現嗎?」



按著對講機聞著菸味,注意現場有沒有異狀,站在導演身後,看見他踱著慢步專心思考,幾步後可以靠近那張椅子?大學畢業後帶著夢直奔前線戰場,那裏卻不如想像。伏在地上推動軌道車,場記準備倒數打板,勉強抬起頭看到攝影師閉起的那隻眼,幾秒後可以選擇視線方向?沒有想過,會在離電影這麼近的地方,作著與創作完全不相關的事情。



曾經有一個時代,雖然偶爾有點戰爭,大致上還算和平。但是有天,有個傢伙覺得一切都爛透了,腐敗的血液在世界的血管裡流竄,他想換血。那傢伙執行力相當好,立刻把統治者夾在腋下詔告天下:「讓混亂開始吧!」Let's party!!那傢伙很壞嗎?大部分的故事中,他都是扮演壞人。



只要有人想寫一次三國的故事,他就得再當一次壞人。



因為他是壞人嗎?不,因為他開啟創世的夢。



「你隨便寫個故事就可以讓自己的位置比現場所有人都高。」大學學弟說。「你在這裡幹甚麼!?」高中同學說。我以為是最靠近的路,卻是最遙遠的路,但是並非毫無意義。有個演員跟我說,他父親是個場務,一輩子努力之後,終有機會執導演筒,但那看起來卻很明顯是部「場務拍的片子」。咬著牙綁緊頭上的毛巾,彷彿自殘般地強迫自己走完一年,然後離開。沿路打爛的東西很多,代價也都很高,人際關係、業界關係──以及我一廂情願的電影夢。那傢伙開始在我身旁笑著,因為壯闊的洛陽城燒了起來。木頭磚瓦在焰舌中爆裂,在被世界同化之前,先毀了世界。我要走我自己的路,用我自己認同的方式,然後在臨終前笑著說出:「我活過。」那傢伙又大聲笑了。



話說很滿,現實還是很殘忍。普通地進入失業狀態,憑著莫名其妙的機緣面試成為記者。而且明明是應徵文字,卻常派去拍照,但對方很隨便我發揮,意外地還有點美感,所以也開始可以接攝影案件。只是沒有案子也沒收入的時候,家人的攻擊也逐漸包圍,「去工廠吧?」「不要做夢了吧?」「別那麼幼稚了吧?」逐漸減少的存款連攜出手。伴隨著零碎案件,中間甚至還跑去職訓所躲起來,這樣的痛苦大概維持兩年,兩年間那傢伙都躲在我心裡的廁所反鎖著門,不負責任地超安靜。但兩年後我接到一個比較不同的案子,寫書。



自我風格的部落格圖文與記者經歷,讓出版社願意把一本書交給我寫字拍照,表面上感謝天地能擁有這次機會,但實際上根本就是傻瓜般地覺得好新鮮就上了。由於夜食店主題,因此公車大多停駛,但沒甚麼錢,只能一步一步的在深夜走訪店家,聊天拍照。無數網咖漫畫王親戚朋友家都被我睡過,直到天亮再回家寫稿。中間有許多曲折艱辛,但無論如何也是出書了。拿到寄來的書後才發現戰鬥力暴增到十八萬,再也不是只有五的雜碎。這本書將成為我的名片!那傢伙才終於偷偷地從廁所裡走出來,把他肚臍的燭蕊放在我的頭頂。「燒吧!把全世界當成自己的燃料!」他看著遠方說,嗯角色設定好像有點偏了。



厚達兩百頁的全彩名片果然相當具有威力,現在不只是兩間雜誌的記者,還是一間廣告的文案,同時還跟其他出版社試圖拓荒沒甚麼人走的漫畫編劇,偶爾也會去拍片現場支援。彷彿相當順遂的現在,需要三年的煎熬,沒人想過我會去職訓所逃避這個世界,也沒人知道母親大人曾問我要不要把相機賣掉,更沒人知道我大學攝影課根本都是翹掉。作夢,才不是一件蠢事!憑著夢去創造,也許只是模仿著神的動作在竊喜,但是那瞬間你在自己的世界裡也當了一秒的神。創作得到的喜悅與肯定真的很美,但過程也真的很脆弱,因此才要拿出所有熱血灌溉他。「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引用自五月天的《倔強》。在我得到果實的現在,我信仰著過去三年裡,我走的沒有一條是遠路。



我想,那傢伙在三天三夜後一定有偷偷起身,看著一片混沌得意地說,「晚安!」晚安,肥胖的普羅米修斯;晚安,擁腫的伊卡路斯;晚安,董卓,我會珍惜你留下來的火種與勇氣。



因為活著,所以不能不作夢。

其實也沒甚麼堅持的,只是想在夢醒之後,長眠之前,要能親口說出,我活過。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那傢伙肚臍裡的燭蕊燒了三天三夜
職務類別:編劇及詞曲創作   職稱:編劇及詞曲創作   相關職缺:運動服務  編劇及詞曲創作
早安!五點起床,今天也要去片場擔任製片或場務,這雙黝黑的手臂,能讓電影或電視或廣告誕生;帶著鏡子裡的專業,綁緊頭上的白色毛巾,遮住一半的耳朵,沉默是最後一道妝。坐進廂型車裡,演員都還沒起床吧?看著還沒升起的太陽,副駕駛座上未開機的對講機突然傳來那傢伙的聲音:「你的夢會在這裡實現嗎?」



按著對講機聞著菸味,注意現場有沒有異狀,站在導演身後,看見他踱著慢步專心思考,幾步後可以靠近那張椅子?大學畢業後帶著夢直奔前線戰場,那裏卻不如想像。伏在地上推動軌道車,場記準備倒數打板,勉強抬起頭看到攝影師閉起的那隻眼,幾秒後可以選擇視線方向?沒有想過,會在離電影這麼近的地方,作著與創作完全不相關的事情。



曾經有一個時代,雖然偶爾有點戰爭,大致上還算和平。但是有天,有個傢伙覺得一切都爛透了,腐敗的血液在世界的血管裡流竄,他想換血。那傢伙執行力相當好,立刻把統治者夾在腋下詔告天下:「讓混亂開始吧!」Let's party!!那傢伙很壞嗎?大部分的故事中,他都是扮演壞人。



只要有人想寫一次三國的故事,他就得再當一次壞人。



因為他是壞人嗎?不,因為他開啟創世的夢。



「你隨便寫個故事就可以讓自己的位置比現場所有人都高。」大學學弟說。「你在這裡幹甚麼!?」高中同學說。我以為是最靠近的路,卻是最遙遠的路,但是並非毫無意義。有個演員跟我說,他父親是個場務,一輩子努力之後,終有機會執導演筒,但那看起來卻很明顯是部「場務拍的片子」。咬著牙綁緊頭上的毛巾,彷彿自殘般地強迫自己走完一年,然後離開。沿路打爛的東西很多,代價也都很高,人際關係、業界關係──以及我一廂情願的電影夢。那傢伙開始在我身旁笑著,因為壯闊的洛陽城燒了起來。木頭磚瓦在焰舌中爆裂,在被世界同化之前,先毀了世界。我要走我自己的路,用我自己認同的方式,然後在臨終前笑著說出:「我活過。」那傢伙又大聲笑了。



話說很滿,現實還是很殘忍。普通地進入失業狀態,憑著莫名其妙的機緣面試成為記者。而且明明是應徵文字,卻常派去拍照,但對方很隨便我發揮,意外地還有點美感,所以也開始可以接攝影案件。只是沒有案子也沒收入的時候,家人的攻擊也逐漸包圍,「去工廠吧?」「不要做夢了吧?」「別那麼幼稚了吧?」逐漸減少的存款連攜出手。伴隨著零碎案件,中間甚至還跑去職訓所躲起來,這樣的痛苦大概維持兩年,兩年間那傢伙都躲在我心裡的廁所反鎖著門,不負責任地超安靜。但兩年後我接到一個比較不同的案子,寫書。



自我風格的部落格圖文與記者經歷,讓出版社願意把一本書交給我寫字拍照,表面上感謝天地能擁有這次機會,但實際上根本就是傻瓜般地覺得好新鮮就上了。由於夜食店主題,因此公車大多停駛,但沒甚麼錢,只能一步一步的在深夜走訪店家,聊天拍照。無數網咖漫畫王親戚朋友家都被我睡過,直到天亮再回家寫稿。中間有許多曲折艱辛,但無論如何也是出書了。拿到寄來的書後才發現戰鬥力暴增到十八萬,再也不是只有五的雜碎。這本書將成為我的名片!那傢伙才終於偷偷地從廁所裡走出來,把他肚臍的燭蕊放在我的頭頂。「燒吧!把全世界當成自己的燃料!」他看著遠方說,嗯角色設定好像有點偏了。



厚達兩百頁的全彩名片果然相當具有威力,現在不只是兩間雜誌的記者,還是一間廣告的文案,同時還跟其他出版社試圖拓荒沒甚麼人走的漫畫編劇,偶爾也會去拍片現場支援。彷彿相當順遂的現在,需要三年的煎熬,沒人想過我會去職訓所逃避這個世界,也沒人知道母親大人曾問我要不要把相機賣掉,更沒人知道我大學攝影課根本都是翹掉。作夢,才不是一件蠢事!憑著夢去創造,也許只是模仿著神的動作在竊喜,但是那瞬間你在自己的世界裡也當了一秒的神。創作得到的喜悅與肯定真的很美,但過程也真的很脆弱,因此才要拿出所有熱血灌溉他。「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引用自五月天的《倔強》。在我得到果實的現在,我信仰著過去三年裡,我走的沒有一條是遠路。



我想,那傢伙在三天三夜後一定有偷偷起身,看著一片混沌得意地說,「晚安!」晚安,肥胖的普羅米修斯;晚安,擁腫的伊卡路斯;晚安,董卓,我會珍惜你留下來的火種與勇氣。



因為活著,所以不能不作夢。

其實也沒甚麼堅持的,只是想在夢醒之後,長眠之前,要能親口說出,我活過。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