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進階搜尋
熱門:醫美 設計 實習 大夜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28,234 年資1~3年 : $30,128 年資3~5年 : $33,806 年資5~7年 : $36,771 年資7年以上 : $39,869
  1. 整理好倉庫,器材的出庫及回收按照有關規定進行.活動相關資訊收集.上級領導交辦其他工作。
主題:

轉出個未來

回想起大學畢業那一年,和許多文學院出身的同輩相仿,雖然拿到一份不差的學歷,卻對於自己未來到底要做什麼感到前途茫茫,於是先就讀研究所試試水溫,一方面看自己是否適合學術研究,一方面也再多花點時間思考自己的職涯規畫。



卻沒想到,就在我自以為聰明、快樂享受研究生生涯的同時,職場薪資竟發生了驚人的急遽變化,我眼睜睜看見當年找工作時動輒32K、35K的景況不再,滿街都是22K與28K;雪上加霜的是我不但發現自己並不適合待在學院裡對知識皓首窮經,而且跟指導教授之間無法溝通的困境更逼得我不得不放棄學位。



在學校領著各式助理津貼的我,不但發現我必須開始找正職工作,而且全職薪資大有可能比起我過去兼職助理、編輯的總合還要少。起薪高的工作不是工程師、會計師、律師等特殊專長領域,要不再來竟然是熱門餐廳的端盤子工作。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一家離家近的媒體監測公司正在招募兼職人員,雖然搞不太清楚媒體監測是哪招,但離家近又可以有一筆穩定月收入,先解決溫飽問題再找正職工作,似乎是還可以試試的選項?而且聽起來總還勉強跟媒體業有那麼一點點關聯吧?於是我就衝動地投了履歷。



當時覺得運氣超好,沒想到我的履歷到了握有實權的主管手中,他一看我的履歷便明白我的困境,因為他也是知名大學文學院出身,了解我眼高手低的求職狀況,但從我履歷他看出我擁有的組織分析能力剛好是他手邊需求的即戰力。於是我到了這位學長身邊當特別助理,但那時我還不清楚,自以為交上好運的同時,也誤打誤撞地成為誤闖傳統企業權力叢林的小白兔。



待過台灣傳產的人都曉得,傳產中老闆就是一切,一切都是老闆。老闆授權倚仗的人一來是血親,二來是有能力的親信。我主管正是後者,幾乎可說是唯一一個公司內能為他開疆闢土的將領,所以他一句話可以讓我在薪資結構普遍壓得極低的傳產公司內拿到試用期28K的薪水,我可以直接變成經理特助,直接進入決策核心,參與公司裡每一個最重要、十個人以內的主管會議。



然而我未曾明白,血親與親信底下所有的能手不能手,都同時等著看我這個社會新鮮人自己跌個狗吃屎,順便連帶破壞老闆對我主管的信任。而我當時連一點歷練都沒有,在一個陌生的領域中傻傻地得過且過,蜜月期一過便被打入冷宮。



冷宮時期,我日復一日挨在一個不上不上,過得去但看不見未來,也不知道自己價值在哪裡的工作上,直到我被要求轉職,我突然間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我說我不要轉,而老闆的意思竟然是,不轉就資遣。而我竟然更有個性,我說,那就資遣吧。



本來以為這一時衝動會讓我後悔不已,但有趣的是,下定決心「主動失去」這份在目前求職環境下來看相當穩定且難求的工作後,我竟然有的是前所未有的解脫感。



決心離職後,我才發現過去的我像是家暴婦女一樣不斷催眠自己這個工作有多少外面得不到的好處,不管我有多不快樂,有還是比沒有好。畢竟外面起薪低、工作難找、難以迅速證明自己對公司的價值……等等等。甚至我在就職期間自己也覺得這工作和環境都還算不錯這點是離職之後的自己回想起來最驚訝的事。



解脫感讓我驚覺,原來我和「前」工作根本沒那麼合,只是因為起薪比一般新進人員高了不少,這一點好處讓我割捨不下,捨不得重新再來,然而我對那個工作本身實在沒有多少熱情,也看不到自己在公司的未來尤其是唸外文的我跟傳產老公司文化那樣格格不入。



離職後我快樂地一邊領失業救濟金,一邊開始搜尋電影發行、電視製作、新聞媒體、電影製片業的工作。



對,那是一個我知道普遍起薪低、不少公司壓榨勞工的環境,而沒有大傳科系背景的我想要進去,不但得從頭做起,還得先通過完全沒優勢的書面履歷這個大關卡。我放下所有學歷的光環,過去在研究所每月的預期收入心理,開始無差別亂找亂投我所能找到,真正與我心屬的媒體業製作核心相關的公司。



終於我收到了面試通知。終於有一個老闆不認為以我的學歷來投這個領域這等薪資的履歷是「來亂的」,在面試之後錄取了我。



於是我有了一個讓自己感到興奮而驕傲的頭銜:「執行製片」。過去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一份夢想中的工作可以讓我願意吃苦,願意多花心力,看到工作成果無比興奮開心。



雖然剛出社會的第二份工作我就得同時面對客戶和製作團隊,對我來說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一開始想腳本企劃,一看到影片成品,所有的血淚辛酸就蒸發得一乾二淨。



過了一年,跟老闆重談薪資後,現在的我雖然薪水比起前份工作仍然略低一點點,但工作的熱忱和成就感卻是過去工作的數十倍,每天快樂的面對工作與夥伴,我才知道在上一個工作的我對於工作多麼茫然、對於進辦公室多麼排斥。而真正綁住我的,其實就只是每個月那微薄的幾千塊錢,和自己僥倖的心理而已。



原來夢想不見得那麼難,只在真正踏出決定性的一步之前,才真的很難,才真的遙不可及。



只有想清楚自己要什麼,才能轉出個未來。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轉出個未來
職務類別:執行製作/助理   職稱:執行製作/助理   相關職缺:印刷  執行製作/助理
回想起大學畢業那一年,和許多文學院出身的同輩相仿,雖然拿到一份不差的學歷,卻對於自己未來到底要做什麼感到前途茫茫,於是先就讀研究所試試水溫,一方面看自己是否適合學術研究,一方面也再多花點時間思考自己的職涯規畫。



卻沒想到,就在我自以為聰明、快樂享受研究生生涯的同時,職場薪資竟發生了驚人的急遽變化,我眼睜睜看見當年找工作時動輒32K、35K的景況不再,滿街都是22K與28K;雪上加霜的是我不但發現自己並不適合待在學院裡對知識皓首窮經,而且跟指導教授之間無法溝通的困境更逼得我不得不放棄學位。



在學校領著各式助理津貼的我,不但發現我必須開始找正職工作,而且全職薪資大有可能比起我過去兼職助理、編輯的總合還要少。起薪高的工作不是工程師、會計師、律師等特殊專長領域,要不再來竟然是熱門餐廳的端盤子工作。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一家離家近的媒體監測公司正在招募兼職人員,雖然搞不太清楚媒體監測是哪招,但離家近又可以有一筆穩定月收入,先解決溫飽問題再找正職工作,似乎是還可以試試的選項?而且聽起來總還勉強跟媒體業有那麼一點點關聯吧?於是我就衝動地投了履歷。



當時覺得運氣超好,沒想到我的履歷到了握有實權的主管手中,他一看我的履歷便明白我的困境,因為他也是知名大學文學院出身,了解我眼高手低的求職狀況,但從我履歷他看出我擁有的組織分析能力剛好是他手邊需求的即戰力。於是我到了這位學長身邊當特別助理,但那時我還不清楚,自以為交上好運的同時,也誤打誤撞地成為誤闖傳統企業權力叢林的小白兔。



待過台灣傳產的人都曉得,傳產中老闆就是一切,一切都是老闆。老闆授權倚仗的人一來是血親,二來是有能力的親信。我主管正是後者,幾乎可說是唯一一個公司內能為他開疆闢土的將領,所以他一句話可以讓我在薪資結構普遍壓得極低的傳產公司內拿到試用期28K的薪水,我可以直接變成經理特助,直接進入決策核心,參與公司裡每一個最重要、十個人以內的主管會議。



然而我未曾明白,血親與親信底下所有的能手不能手,都同時等著看我這個社會新鮮人自己跌個狗吃屎,順便連帶破壞老闆對我主管的信任。而我當時連一點歷練都沒有,在一個陌生的領域中傻傻地得過且過,蜜月期一過便被打入冷宮。



冷宮時期,我日復一日挨在一個不上不上,過得去但看不見未來,也不知道自己價值在哪裡的工作上,直到我被要求轉職,我突然間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我說我不要轉,而老闆的意思竟然是,不轉就資遣。而我竟然更有個性,我說,那就資遣吧。



本來以為這一時衝動會讓我後悔不已,但有趣的是,下定決心「主動失去」這份在目前求職環境下來看相當穩定且難求的工作後,我竟然有的是前所未有的解脫感。



決心離職後,我才發現過去的我像是家暴婦女一樣不斷催眠自己這個工作有多少外面得不到的好處,不管我有多不快樂,有還是比沒有好。畢竟外面起薪低、工作難找、難以迅速證明自己對公司的價值……等等等。甚至我在就職期間自己也覺得這工作和環境都還算不錯這點是離職之後的自己回想起來最驚訝的事。



解脫感讓我驚覺,原來我和「前」工作根本沒那麼合,只是因為起薪比一般新進人員高了不少,這一點好處讓我割捨不下,捨不得重新再來,然而我對那個工作本身實在沒有多少熱情,也看不到自己在公司的未來尤其是唸外文的我跟傳產老公司文化那樣格格不入。



離職後我快樂地一邊領失業救濟金,一邊開始搜尋電影發行、電視製作、新聞媒體、電影製片業的工作。



對,那是一個我知道普遍起薪低、不少公司壓榨勞工的環境,而沒有大傳科系背景的我想要進去,不但得從頭做起,還得先通過完全沒優勢的書面履歷這個大關卡。我放下所有學歷的光環,過去在研究所每月的預期收入心理,開始無差別亂找亂投我所能找到,真正與我心屬的媒體業製作核心相關的公司。



終於我收到了面試通知。終於有一個老闆不認為以我的學歷來投這個領域這等薪資的履歷是「來亂的」,在面試之後錄取了我。



於是我有了一個讓自己感到興奮而驕傲的頭銜:「執行製片」。過去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一份夢想中的工作可以讓我願意吃苦,願意多花心力,看到工作成果無比興奮開心。



雖然剛出社會的第二份工作我就得同時面對客戶和製作團隊,對我來說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一開始想腳本企劃,一看到影片成品,所有的血淚辛酸就蒸發得一乾二淨。



過了一年,跟老闆重談薪資後,現在的我雖然薪水比起前份工作仍然略低一點點,但工作的熱忱和成就感卻是過去工作的數十倍,每天快樂的面對工作與夥伴,我才知道在上一個工作的我對於工作多麼茫然、對於進辦公室多麼排斥。而真正綁住我的,其實就只是每個月那微薄的幾千塊錢,和自己僥倖的心理而已。



原來夢想不見得那麼難,只在真正踏出決定性的一步之前,才真的很難,才真的遙不可及。



只有想清楚自己要什麼,才能轉出個未來。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