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4,234 年資1~3年 : $38,361 年資3~5年 : $41,937 年資5~7年 : $45,689 年資7年以上 : $48,049
  1. 制定各項規章、政策、計畫、操作程序,監管前台和服務員的工作品質
  2. 制定員工培訓政策與落實培訓計畫
  3. 巡視大廳、房間的衛生狀況、監督整個賓館的運作狀況
  4. 經營管理餐飲項目與市場拓展,確保公司活動與政策有效的執行
  5. 處理客戶問題
主題:

跪下!

辦公室裡,碰!我在主任臉上摔下超時加班證據,像「半澤直樹」最後一集般嘶吼:「當什麼主管?妳給我跪下!」日光燈下,她青筋爆露,我眼睛噴火......。



半小時前。華燈初起,天色漸暗,我歸心似箭。因為知道「部下的功勞是上司的功績,上司的錯誤是部下的責任」,所以我像千手觀音似的,搞定主任的分析確效、組長的儀器校正......當然還有我自己的微生物,準備回家。我答應了女兒,今晚看花燈,保證不加班。臨走前,組長又丟了一份製程確效在我桌上,人擋在辦公室門口......。



兩禮拜前。母親要上醫院複診,一早交代我要接小孩。我這已連續加班整禮拜的粗心媽媽,竟忙到晚上九點才想起這事。火速趕到幼稚園,發現小孩和老師竟然哭成一團。跟老師謝後,才發現她家裡也一個娃在等......。回家路上,女兒膽怯的問:「媽媽,妳是不是不要我了?」這一問,讓我又怒又痛。怒的是我那貧嘴的更年期母親大概又對她說了什麼,痛的是......。



一年前,白手起家致富的父親,臨老入花叢。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膝下無「子」。當然,這也是母親的噩夢,更是我們這些女兒的「原罪」。終於,花叢開出「果實」,任母親以往再火爆,如今即便放大絕─離婚,也無法再撼動父親半條神經。我懊惱母親的迂,何不閉隻眼,繼續當她的貴婦?一把年紀了還演八點檔,把我千金小姐的日子搞沒了。



父親蒸發,先生也出問題。人就是愛比,他學校同事娶老師,家庭收入就是硬生生乘以二。婚前他以為可少奮鬥三十年,婚後卻發現自己得多奮鬥三十年,他悶透了。不久我查他研究所課表,發現他沒課也裝有課。我真是天才,化身名偵探柯南,把手機掉包,看光他簡訊,果然發現「真相」!回想起母親當時的迂,我流乾了眼淚,卻吞不下這口氣。



「別以為國立化工了不起,23K,明天上班。」主任推了推眼鏡,拿出合約書。「簽了,就有機會進研發;不簽,就永遠現場。」天無絕人,我一試錄取,感激涕零。早上在公司路上賣湯包的阿婆的鼓勵,有效!那段灰暗的歲月,阿婆剛蒸好的湯包和問候,是我這單親媽媽最奢侈的享受。



進了藥廠,雖放眼望去盡是私校非本科畢,但我和同梯們卻感情融洽。我們出去過幾次,她們也學我小孩喊我媽......。大概是因為每天吃熱騰騰的湯包,所以我活力充沛,幾乎是以破紀錄的光速升遷。沒半年,就從品管、化驗、品保,進到研發,感謝以前老師。公司尾牙時,連老總都叮嚀重點栽培,主任、組長頻頻稱是......直到我領到那幽默的年終:6K!



年後,好幾個同梯跳槽,多半是常被主任罵哭的、也有替組長加班到崩潰的。留下的,喊完媽媽會撒嬌一句:我們搞個餐車賣早餐好不?我很想答應,但從光速升遷後,我就發現事有蹊翹。何以升了幾個單位,薪水只卡在25K?細看合約:未滿三年離職賠薪三倍!我不禁冷汗直流。



走?不走?留下來,意味公司可以用25K樂操我這研發三年......我人生有幾個三年?離開,我25K養兩小一老,月光剛好而已,去哪生8萬來賠?回想起主任、組長「嚴格的教導」,還有那必須「付現」以規避勞基法的無限加班......到底,公司是靠製藥賺錢,還是靠違約金賺錢?幸好過年重播的「半澤直樹」提醒了我要留下超時加班證據......。



寒流早晨,環中路飄著細雨,好幾天沒遇到湯包阿婆,終於又給我盼到。湯包蒸氣裡,我說著近況,順便小心的問她怎了。原來環中高架使生意變差,加上老伴生病,打算就做到最近......。見她眉頭深鎖,我也不捨萬分。「萬一我想吃您的湯包怎麼辦?」「阿謀,挖嘎哩尬(台語:不然,我教妳)。」



因此,我上班更拼命了,為了騰出時間學湯包,也為了孩子......。阿婆的承諾就跟湯包一樣實在,從採購、製凍、絞肉......到麵皮,無不細心傳授。我提出一起網拍湯包的想法,她總客氣婉拒,但對我而言這卻是唯一的希望。她要照顧老伴,我要孩子有媽......我甚至想成立生產線,解救被社會榨乾的無數個我,也讓一生怨懟的母親,不再對女兒失望。



「別以為老總喜歡國立,妳就可以囂張!」(我超低調吧......)主任指著「組長」擺爛的工作對我尖叫:「這『本來』就是妳該加班做的,想準走?」「報告主任,我(明天會做,而且明明可以明天做)......。」「妳到底知不知道重點?妳這種態度,對公司根本沒有心吧!」她的邏輯跟神情,在日光燈下更顯得詭異。她把契約平放桌上,再次推了推眼鏡:「加班,或者......?」



想起女兒的期待,我腦裡上演「半澤直樹」。敢罰我八萬,我就要勞委會罰妳三十萬!我幾乎快拿出超時加班證據來電她了......卻瞥見桌墊下她小孩的照片,那眼神裡的期待......讓我吞下衝到喉嚨的「跪下」。這「跪下」,我打算明天用來表達對湯包阿婆的感謝。
跪下!
職務類別:餐飲主管   職稱:餐飲烘焙   相關職缺:餐廳/餐館  餐飲主管
辦公室裡,碰!我在主任臉上摔下超時加班證據,像「半澤直樹」最後一集般嘶吼:「當什麼主管?妳給我跪下!」日光燈下,她青筋爆露,我眼睛噴火......。



半小時前。華燈初起,天色漸暗,我歸心似箭。因為知道「部下的功勞是上司的功績,上司的錯誤是部下的責任」,所以我像千手觀音似的,搞定主任的分析確效、組長的儀器校正......當然還有我自己的微生物,準備回家。我答應了女兒,今晚看花燈,保證不加班。臨走前,組長又丟了一份製程確效在我桌上,人擋在辦公室門口......。



兩禮拜前。母親要上醫院複診,一早交代我要接小孩。我這已連續加班整禮拜的粗心媽媽,竟忙到晚上九點才想起這事。火速趕到幼稚園,發現小孩和老師竟然哭成一團。跟老師謝後,才發現她家裡也一個娃在等......。回家路上,女兒膽怯的問:「媽媽,妳是不是不要我了?」這一問,讓我又怒又痛。怒的是我那貧嘴的更年期母親大概又對她說了什麼,痛的是......。



一年前,白手起家致富的父親,臨老入花叢。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膝下無「子」。當然,這也是母親的噩夢,更是我們這些女兒的「原罪」。終於,花叢開出「果實」,任母親以往再火爆,如今即便放大絕─離婚,也無法再撼動父親半條神經。我懊惱母親的迂,何不閉隻眼,繼續當她的貴婦?一把年紀了還演八點檔,把我千金小姐的日子搞沒了。



父親蒸發,先生也出問題。人就是愛比,他學校同事娶老師,家庭收入就是硬生生乘以二。婚前他以為可少奮鬥三十年,婚後卻發現自己得多奮鬥三十年,他悶透了。不久我查他研究所課表,發現他沒課也裝有課。我真是天才,化身名偵探柯南,把手機掉包,看光他簡訊,果然發現「真相」!回想起母親當時的迂,我流乾了眼淚,卻吞不下這口氣。



「別以為國立化工了不起,23K,明天上班。」主任推了推眼鏡,拿出合約書。「簽了,就有機會進研發;不簽,就永遠現場。」天無絕人,我一試錄取,感激涕零。早上在公司路上賣湯包的阿婆的鼓勵,有效!那段灰暗的歲月,阿婆剛蒸好的湯包和問候,是我這單親媽媽最奢侈的享受。



進了藥廠,雖放眼望去盡是私校非本科畢,但我和同梯們卻感情融洽。我們出去過幾次,她們也學我小孩喊我媽......。大概是因為每天吃熱騰騰的湯包,所以我活力充沛,幾乎是以破紀錄的光速升遷。沒半年,就從品管、化驗、品保,進到研發,感謝以前老師。公司尾牙時,連老總都叮嚀重點栽培,主任、組長頻頻稱是......直到我領到那幽默的年終:6K!



年後,好幾個同梯跳槽,多半是常被主任罵哭的、也有替組長加班到崩潰的。留下的,喊完媽媽會撒嬌一句:我們搞個餐車賣早餐好不?我很想答應,但從光速升遷後,我就發現事有蹊翹。何以升了幾個單位,薪水只卡在25K?細看合約:未滿三年離職賠薪三倍!我不禁冷汗直流。



走?不走?留下來,意味公司可以用25K樂操我這研發三年......我人生有幾個三年?離開,我25K養兩小一老,月光剛好而已,去哪生8萬來賠?回想起主任、組長「嚴格的教導」,還有那必須「付現」以規避勞基法的無限加班......到底,公司是靠製藥賺錢,還是靠違約金賺錢?幸好過年重播的「半澤直樹」提醒了我要留下超時加班證據......。



寒流早晨,環中路飄著細雨,好幾天沒遇到湯包阿婆,終於又給我盼到。湯包蒸氣裡,我說著近況,順便小心的問她怎了。原來環中高架使生意變差,加上老伴生病,打算就做到最近......。見她眉頭深鎖,我也不捨萬分。「萬一我想吃您的湯包怎麼辦?」「阿謀,挖嘎哩尬(台語:不然,我教妳)。」



因此,我上班更拼命了,為了騰出時間學湯包,也為了孩子......。阿婆的承諾就跟湯包一樣實在,從採購、製凍、絞肉......到麵皮,無不細心傳授。我提出一起網拍湯包的想法,她總客氣婉拒,但對我而言這卻是唯一的希望。她要照顧老伴,我要孩子有媽......我甚至想成立生產線,解救被社會榨乾的無數個我,也讓一生怨懟的母親,不再對女兒失望。



「別以為老總喜歡國立,妳就可以囂張!」(我超低調吧......)主任指著「組長」擺爛的工作對我尖叫:「這『本來』就是妳該加班做的,想準走?」「報告主任,我(明天會做,而且明明可以明天做)......。」「妳到底知不知道重點?妳這種態度,對公司根本沒有心吧!」她的邏輯跟神情,在日光燈下更顯得詭異。她把契約平放桌上,再次推了推眼鏡:「加班,或者......?」



想起女兒的期待,我腦裡上演「半澤直樹」。敢罰我八萬,我就要勞委會罰妳三十萬!我幾乎快拿出超時加班證據來電她了......卻瞥見桌墊下她小孩的照片,那眼神裡的期待......讓我吞下衝到喉嚨的「跪下」。這「跪下」,我打算明天用來表達對湯包阿婆的感謝。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