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品管品保 » 公共衛生人員 » 「公共衛生師法」勢在必行

公共衛生人員公共衛生人員

台灣公共衛生人員職缺數96筆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1,638 年資1~3年 : $34,192 年資3~5年 : $35,908 年資5~7年 : $39,135 年資7年以上 : $42,086
    主題:

    「公共衛生師法」勢在必行

    近年,公共衛生的議題接二連三地爆發,從食品、藥品添加塑化劑,引發全國民眾對食品安全衛生的疑慮與恐慌開始,到剛發生的餿水油與廢油回收再製的食用油事件,不僅徹底擊垮民眾對國內食品安全的信心,更嚴重地負面影響到台灣製造(MIT)食品的形象,讓世界各國紛紛重新檢驗來自台灣的進口食品,深怕一個大意就沾染到台灣製造的有毒食品。

    除了台灣製造的食品之安全無毒需要確保外,更早曾發生過的大陸乳製品添加三聚氫氨事件,以及層出不窮爆發的伊波拉病毒、新流感、SARS冠狀病毒、禽流感、腸病毒、登革熱等之跨國流行,都威脅到全球難以計數的人民生命健康與安全。更有甚者,還有國際恐怖組織生物戰的可能威脅,無時無刻地不伺機待發,隨時會給全球的公共衛生與民眾健康帶來沉重一擊。

    台灣過去在公共衛生方面曾有傲人的成就,透過綿密的基層衛生所與任勞任怨的基層公共衛生護士的努力,讓台灣在光復以來陸續建置了普及且完善的公共衛生與預防保健制度及措施,奠定了台灣足以自豪的公衛成效。然而,因為公衛議題不斷推陳出新,我們的公衛體系不僅要面臨無可預測且變化多端的公衛挑戰,且這些挑戰也越來越棘手,無法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因此,台灣需要更多具有公共衛生專業的人員,才足以建構一個更健全、有效的公共衛生網,並以「有專業、有組織」的整合力量,全方位地捍衛我國國民的健康。



    事實上,公共衛生要做好,需要的是一個跨領域的專業團隊。除了醫師、護理師等民眾所熟悉的醫療專業人員外,公衛團隊更需要具有專業與資源整合暨協調、執行能力的「公共衛生師」從中協助,方可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效。遺憾的是,目前各類醫事專業人員依據相關法令與專業證照,皆可進入公衛體系服務,卻只有公共衛生人員因缺乏立法與證照的規範,造成其專業不為各界肯定,以致公衛專業職缺由非公衛人員佔用,非但無法讓專業工作由專業系所的畢業生承擔,無法發揮專長,終至造成公衛領域各大學系所「教、考、用」的嚴重失衡。

    台灣多年來因為高普考名額稀少,也尚未建立公共衛生師的國家證照與立法規範,造成許多公衛業務主管不願長時間等候高普考填補缺額,常以非公衛專業的約聘僱人員取代公衛專業人力,造成中央與地方衛生部門受過公衛專業訓練的正式編制人員稀少,才會造成在遇到重大議題或地方疫情大流行時,各衛生單位普遍缺乏具備公衛核心能力的專業人員,也難怪有「學會計的作防疫,學公衛的卻要轉行」的現象持續存在。

    公共衛生人才擅長系統性地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在面對問題排山倒海而來時,具備公衛專業的人才知道如何運用公共衛生的核心專業能力(生物統計、流行病學、衛生行政與管理、環境衛生與職業醫學、社會行為科學),藉由系統性的評估,迅速發現與解決問題。是以,這種關注人群健康(population health)、系統性的打組織戰的觀點與工作模式,是公共衛生與其他醫療專業最大的差異,也是「公共衛生師法」立法的必要性的原因。我們欣見「公共衛生師」的專門證照已經在考試院獲得委員們的支持,如今只剩下立法院要給民眾的健康一個交代了!



    轉載:更生日報

    相關甘苦談連結:

    「公共衛生師法」勢在必行
    職務類別:公共衛生人員   職稱:公共衛生   相關職缺:社會福利機構  公共衛生人員
    近年,公共衛生的議題接二連三地爆發,從食品、藥品添加塑化劑,引發全國民眾對食品安全衛生的疑慮與恐慌開始,到剛發生的餿水油與廢油回收再製的食用油事件,不僅徹底擊垮民眾對國內食品安全的信心,更嚴重地負面影響到台灣製造(MIT)食品的形象,讓世界各國紛紛重新檢驗來自台灣的進口食品,深怕一個大意就沾染到台灣製造的有毒食品。

    除了台灣製造的食品之安全無毒需要確保外,更早曾發生過的大陸乳製品添加三聚氫氨事件,以及層出不窮爆發的伊波拉病毒、新流感、SARS冠狀病毒、禽流感、腸病毒、登革熱等之跨國流行,都威脅到全球難以計數的人民生命健康與安全。更有甚者,還有國際恐怖組織生物戰的可能威脅,無時無刻地不伺機待發,隨時會給全球的公共衛生與民眾健康帶來沉重一擊。

    台灣過去在公共衛生方面曾有傲人的成就,透過綿密的基層衛生所與任勞任怨的基層公共衛生護士的努力,讓台灣在光復以來陸續建置了普及且完善的公共衛生與預防保健制度及措施,奠定了台灣足以自豪的公衛成效。然而,因為公衛議題不斷推陳出新,我們的公衛體系不僅要面臨無可預測且變化多端的公衛挑戰,且這些挑戰也越來越棘手,無法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因此,台灣需要更多具有公共衛生專業的人員,才足以建構一個更健全、有效的公共衛生網,並以「有專業、有組織」的整合力量,全方位地捍衛我國國民的健康。



    事實上,公共衛生要做好,需要的是一個跨領域的專業團隊。除了醫師、護理師等民眾所熟悉的醫療專業人員外,公衛團隊更需要具有專業與資源整合暨協調、執行能力的「公共衛生師」從中協助,方可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效。遺憾的是,目前各類醫事專業人員依據相關法令與專業證照,皆可進入公衛體系服務,卻只有公共衛生人員因缺乏立法與證照的規範,造成其專業不為各界肯定,以致公衛專業職缺由非公衛人員佔用,非但無法讓專業工作由專業系所的畢業生承擔,無法發揮專長,終至造成公衛領域各大學系所「教、考、用」的嚴重失衡。

    台灣多年來因為高普考名額稀少,也尚未建立公共衛生師的國家證照與立法規範,造成許多公衛業務主管不願長時間等候高普考填補缺額,常以非公衛專業的約聘僱人員取代公衛專業人力,造成中央與地方衛生部門受過公衛專業訓練的正式編制人員稀少,才會造成在遇到重大議題或地方疫情大流行時,各衛生單位普遍缺乏具備公衛核心能力的專業人員,也難怪有「學會計的作防疫,學公衛的卻要轉行」的現象持續存在。

    公共衛生人才擅長系統性地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在面對問題排山倒海而來時,具備公衛專業的人才知道如何運用公共衛生的核心專業能力(生物統計、流行病學、衛生行政與管理、環境衛生與職業醫學、社會行為科學),藉由系統性的評估,迅速發現與解決問題。是以,這種關注人群健康(population health)、系統性的打組織戰的觀點與工作模式,是公共衛生與其他醫療專業最大的差異,也是「公共衛生師法」立法的必要性的原因。我們欣見「公共衛生師」的專門證照已經在考試院獲得委員們的支持,如今只剩下立法院要給民眾的健康一個交代了!



    轉載:更生日報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