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商標/專利人員知識產權/專利顧問

台灣商標/專利人員職缺數109筆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4,102 年資1~3年 : $37,025 年資3~5年 : $40,557 年資5~7年 : $45,483 年資7年以上 : $51,790
  1. 提供專利事務的相關諮詢
  2. 替專利申請者代寫申請文件,辦理專利申請、轉讓、許可,請求實質審查或者復審的相關事務
  3. 提出異議,請求宣判專利無效等的相關事務
  4. 接受聘請,指派專利代理人擔任專利顧問
  5. 剛入門的新手專利代理人,年薪在人民幣6至12萬元之間
主題:

無塵室外的春天

「在無塵室裏面走路要小心,如果看到地上一攤黑黑的,千萬不要踩到。那不是光阻劑,那是血。光阻劑擦得掉,而血是擦不掉的…」



想到剛進來時前輩陰沉面孔的低聲告誡,背後一陣涼意襲來,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今晚線上怎沒人一起值大夜班?OP都到哪去了?



「嘟嘟滴啦啦…」一台自走搬運機器人像一頭巨型的兇獸一般,沿著銀色導引道緩緩地對著我走了過來,似是伺機而動等待著甚麼。前輩曾說起一位過年期間在CVD旁吸入毒氣而流血身亡的工程師,會不會就是眼前的那塊黑漬…?



它突然停了下來!

又動了!

把裝滿玻璃基板的Cassette,穩定而緩慢地被放上Port。我差點嚇尿。

機械手臂,突然驚醒一般,發出一陣軋軋聲響後,怵然地移至定位,伸臂輕柔地將玻璃基板中逐一取出,送入長長的軌道中…



嘈雜的人聲響起。OP們終於回來了,原來是出去作交接,呼!



坐在轟轟隆隆的Scanner旁,我伸手胡亂敲打幾個數字。一陣又一陣UV藍光,映入我佈滿血絲的雙眼。密不通風的無塵衣束縛我的肢體,黏膩的口罩阻住我的呼吸,卻止不住我流淌著的紛亂思緒。

「再這樣子下去,我真的快不行了…」我睡著,已聽不到遠處機台的Alarm。



「靠!你有沒有想清楚啊!多少人想進來沒辦法進來?現在股價多少?面板大虎哥ㄝ!你竟然要離職!?」同事阿達表情極度扭曲不可置信地對我喊道,我默默無言,點了點頭,不想再多說。

回到辦公室,把離職單填妥,放在主管辦公桌上,順便把他的電腦喇叭開到最大聲。我知道他上班時間一向都會看些「精彩的」。



終於第一次不用攜帶著沉重的on call手機離開園區,才發現,原來園區道路兩旁的椰子樹是那麼樣的翠綠!山下的池潭,是那麼樣的綠波蕩漾!此刻的我,掙脫枷鎖、彷若新生,只覺得處處鳥語花香山明水秀。我張開雙臂,激情而熱烈地擁抱眼前這脫離已久的可愛世界。



可這可愛世界,卻在不遠之處,招著現實而冰冷的手,迎接我的回歸。



「對不起,您的條件非常好,但我們已無職缺。日後若有合適的機會,我們會盡快通知您~」電話裡HR小姐的甜膩聲音,溫柔地打碎了我殘存的自信。回想起過去幾個月以來的模式,不外乎是:投履歷、面試、拒絕。連之前鞠躬哈腰畢恭畢敬的下游廠商們,竟也像川劇變臉似的,在我開口求職的那一瞬間,不約而同地換上天狗式森藍色鬼臉。



落寞而茫然的我,走到了河堤畔。山邊僅存一角的血色夕陽,溫暖不了夜霧捲起襲來的陣陣冷風和青森森的冷月。肅瑟的我不斷問著,何時天明?



那天,百般無聊間去到了一場1111人力銀行舉辦的徵才博覽會。現場熱烈的氣氛與和善的笑容,帶來了一絲希望與溫暖。或許,能在這裡遇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您好!找工作嗎?」眼前一位穿著體面西裝的油頭男子(簡稱油頭哥),主動向我問好,我注意了一下他身後的攤位名稱。

「專利事務所…?你是專利事務所的?」

「是的,我是XX專利事務所的人事主管,目前正在找尋科技人才一起投入這個結合科技與法律的新興產業」,油頭哥溫和地說道。



難道放逐理組不歸路多年的我,還能夠重回文組懷抱?



油頭哥笑吟吟地向我點了點頭。像是一株風中擺盪的新生花朵,捎來了春的消息。

通過作文、英文翻譯、邏輯測驗之後,我在油頭哥的引領之下,踏入了專利這陌生而新鮮的領域。



辦公室裡,隔壁座位的前輩,詭異地向我笑着。

「你有沒有想清楚?嘿嘿嘿」

「…」

「難道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專利有風險,入行須謹慎?不瞞你說,你前面的那個空位,就是一位過勞身亡的前輩留下來的…嘿嘿嘿」陰沈的面孔,似曾相似。



進所之後,就是一串爆肝+爆頭的日子了。法規法條要背要學,專利說明書要寫要校,再加上所內給的一堆教育訓練教材要唸。每個月所內規定下來的達成案件數,令我不敢朝九晚五。我覺得彷彿回到過去當線上工程師的歲月,只是現在線上的產品,是知識。

「專利工程師」雖然名稱也有「工程師」,但實際上,比較像是「戰地記者」(有時得替業務上前線擋子彈)。我們把對客戶發明內容的所見所聞,轉化成文字報導,務求完整、清楚、明確地傳達給各國智慧局的審查委員,以進行審查。

像欣賞萬花筒般看盡各種稀奇古怪的發明,這讓我第一次真正感覺到工作的快樂。



乍暖還寒的街道,來來往往的人們穿梭在台北車站與南陽街之間。我在萬頭鑽動中,見到了熟悉的身影。



「阿達!怎麼在這遇到你!?你不是還在面板大虎哥?」

「別提了,現在只剩面板三腳貓了…我來這裡補習準備考公職,你最近如何啊?」阿達神情落寞的說。

「我很好啊,目前已經找到人生方向了」我神情堅定的說著。

阿達目光掃過我的臉,低頭緩緩說道:「恩,有人生方向很好…」揮揮手,轉身走了。



陽光灑下,路旁的油桐樹上,已開放出新蕊。

雖然身上還是有股寒意,但我能感覺到。

春天,不遠了。





作者:agnisboy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無塵室外的春天
職務類別:商標/專利人員   職稱:專利工程師   相關職缺:法律服務  商標/專利人員
「在無塵室裏面走路要小心,如果看到地上一攤黑黑的,千萬不要踩到。那不是光阻劑,那是血。光阻劑擦得掉,而血是擦不掉的…」



想到剛進來時前輩陰沉面孔的低聲告誡,背後一陣涼意襲來,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今晚線上怎沒人一起值大夜班?OP都到哪去了?



「嘟嘟滴啦啦…」一台自走搬運機器人像一頭巨型的兇獸一般,沿著銀色導引道緩緩地對著我走了過來,似是伺機而動等待著甚麼。前輩曾說起一位過年期間在CVD旁吸入毒氣而流血身亡的工程師,會不會就是眼前的那塊黑漬…?



它突然停了下來!

又動了!

把裝滿玻璃基板的Cassette,穩定而緩慢地被放上Port。我差點嚇尿。

機械手臂,突然驚醒一般,發出一陣軋軋聲響後,怵然地移至定位,伸臂輕柔地將玻璃基板中逐一取出,送入長長的軌道中…



嘈雜的人聲響起。OP們終於回來了,原來是出去作交接,呼!



坐在轟轟隆隆的Scanner旁,我伸手胡亂敲打幾個數字。一陣又一陣UV藍光,映入我佈滿血絲的雙眼。密不通風的無塵衣束縛我的肢體,黏膩的口罩阻住我的呼吸,卻止不住我流淌著的紛亂思緒。

「再這樣子下去,我真的快不行了…」我睡著,已聽不到遠處機台的Alarm。



「靠!你有沒有想清楚啊!多少人想進來沒辦法進來?現在股價多少?面板大虎哥ㄝ!你竟然要離職!?」同事阿達表情極度扭曲不可置信地對我喊道,我默默無言,點了點頭,不想再多說。

回到辦公室,把離職單填妥,放在主管辦公桌上,順便把他的電腦喇叭開到最大聲。我知道他上班時間一向都會看些「精彩的」。



終於第一次不用攜帶著沉重的on call手機離開園區,才發現,原來園區道路兩旁的椰子樹是那麼樣的翠綠!山下的池潭,是那麼樣的綠波蕩漾!此刻的我,掙脫枷鎖、彷若新生,只覺得處處鳥語花香山明水秀。我張開雙臂,激情而熱烈地擁抱眼前這脫離已久的可愛世界。



可這可愛世界,卻在不遠之處,招著現實而冰冷的手,迎接我的回歸。



「對不起,您的條件非常好,但我們已無職缺。日後若有合適的機會,我們會盡快通知您~」電話裡HR小姐的甜膩聲音,溫柔地打碎了我殘存的自信。回想起過去幾個月以來的模式,不外乎是:投履歷、面試、拒絕。連之前鞠躬哈腰畢恭畢敬的下游廠商們,竟也像川劇變臉似的,在我開口求職的那一瞬間,不約而同地換上天狗式森藍色鬼臉。



落寞而茫然的我,走到了河堤畔。山邊僅存一角的血色夕陽,溫暖不了夜霧捲起襲來的陣陣冷風和青森森的冷月。肅瑟的我不斷問著,何時天明?



那天,百般無聊間去到了一場1111人力銀行舉辦的徵才博覽會。現場熱烈的氣氛與和善的笑容,帶來了一絲希望與溫暖。或許,能在這裡遇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您好!找工作嗎?」眼前一位穿著體面西裝的油頭男子(簡稱油頭哥),主動向我問好,我注意了一下他身後的攤位名稱。

「專利事務所…?你是專利事務所的?」

「是的,我是XX專利事務所的人事主管,目前正在找尋科技人才一起投入這個結合科技與法律的新興產業」,油頭哥溫和地說道。



難道放逐理組不歸路多年的我,還能夠重回文組懷抱?



油頭哥笑吟吟地向我點了點頭。像是一株風中擺盪的新生花朵,捎來了春的消息。

通過作文、英文翻譯、邏輯測驗之後,我在油頭哥的引領之下,踏入了專利這陌生而新鮮的領域。



辦公室裡,隔壁座位的前輩,詭異地向我笑着。

「你有沒有想清楚?嘿嘿嘿」

「…」

「難道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專利有風險,入行須謹慎?不瞞你說,你前面的那個空位,就是一位過勞身亡的前輩留下來的…嘿嘿嘿」陰沈的面孔,似曾相似。



進所之後,就是一串爆肝+爆頭的日子了。法規法條要背要學,專利說明書要寫要校,再加上所內給的一堆教育訓練教材要唸。每個月所內規定下來的達成案件數,令我不敢朝九晚五。我覺得彷彿回到過去當線上工程師的歲月,只是現在線上的產品,是知識。

「專利工程師」雖然名稱也有「工程師」,但實際上,比較像是「戰地記者」(有時得替業務上前線擋子彈)。我們把對客戶發明內容的所見所聞,轉化成文字報導,務求完整、清楚、明確地傳達給各國智慧局的審查委員,以進行審查。

像欣賞萬花筒般看盡各種稀奇古怪的發明,這讓我第一次真正感覺到工作的快樂。



乍暖還寒的街道,來來往往的人們穿梭在台北車站與南陽街之間。我在萬頭鑽動中,見到了熟悉的身影。



「阿達!怎麼在這遇到你!?你不是還在面板大虎哥?」

「別提了,現在只剩面板三腳貓了…我來這裡補習準備考公職,你最近如何啊?」阿達神情落寞的說。

「我很好啊,目前已經找到人生方向了」我神情堅定的說著。

阿達目光掃過我的臉,低頭緩緩說道:「恩,有人生方向很好…」揮揮手,轉身走了。



陽光灑下,路旁的油桐樹上,已開放出新蕊。

雖然身上還是有股寒意,但我能感覺到。

春天,不遠了。





作者:agnisboy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