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軟體工程 » 軟體工程師 » 軟體人的心路歷程分享 PART II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8,265 年資1~3年 : $40,992 年資3~5年 : $44,679 年資5~7年 : $49,212 年資7年以上 : $52,096
  1. 參與軟體工程系統的設計、開發、測試
  2. 協助工程管理人保證專案的品質,負責工程中主要功能的代碼實現
  3. 解決工程中的技術難題和關鍵問題
  4. 教導、指導程式工程師
  5. 協調各個程式工程師的工作,並能與其他軟體工程師協作
  6. 軟體工程師平均年薪為人民幣5~10萬元
主題:

軟體人的心路歷程分享 PART II

下定決心走出台灣

我問問我自己,是有一些優點的:

年輕,然後肯拼(那時 26~27 歲)

認份,有責任感

肯讀書,想進修

但我其實對未來感到很迷惘,直到有一天,過到了一個外商的經理(聽說月薪 40 萬),是一個香港人,剛好和我在一個政府標案裡合作。我常常在想,為什麼他可以領 40 萬,他很厲害,但沒有我十倍厲害吧?我也想月領 40 萬,誰不想…

(中間再略,總而言之,因為一些因素,覺得穩定的生活等退休不是我要的人生)

總之,回頭看回去,下面是我當時的結論(冒犯請見諒):

台灣是沒有「軟體」產業的,這幾年好一點,有地圖日記、appworks 一類的軟體(or 創投),頂多有 TrendMicro,或是一些接標案為主的軟體公司。軟體最大的需求大概都在金融業(需要資訊人員)

最大的需求大概都是架網站一類的,這種市場競爭很激烈,然後沒美工合作很難生存,就算是架個網站購物車一類的,也只是跑單幫,很難長久

想領 40 萬,真的不可能,外商也許有機會。如果有 40 萬的工作,那也是萬中選一,輪不到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巨匠肆業生。那只剩下一條路

「去矽谷」

我爸爸不是什麼高等教育份子,不過他常常跟我說:「不要在山上要吃海產,去海邊才要吃山珍。」他想勸我人要認份,但年輕的我解讀錯他的意思:「想吃山珍我就到山上去。」同理,想走金融業請到華爾街。為什麼?因為市場就是供給和需求決定價格。台灣的需求太少了,軟體公司不可能出高價格。供給不夠(軟體人材),價格自然就上升。分享一下,其實矽谷這幾年一直到現在都很缺軟體人材。我知道很多名校高手,英文好,實力好可以直衝矽谷,不過我不是。我知道自己是什麼料,沒有個五六年,我的英文不可能通得過面試。

所以我放下自己,放下工作,從頭練起。過去的六年間:

我把英文練起來

沒錢我就到系上當助教

一開始助教找不到就四處找幫忙寫程式的研究助理(相信我,這很好找)

美國的物價貴,學校研究助理一個月也不多,大概都只能吃吐司或是微波食品

從頭唸起,把 CS(Computer Science 電腦科學)大學部的課自己需要的部份都修一次或旁聽,然後唸一個碩士,再唸一個 CS PhD

學歷也補起來,沒辦法進 Stanford/MIT,至少也讀個叫得出來的 PhD

每個暑假都去 Intern 賺錢

其它的就略過,簡單的講,認清自己缺什麼,就補什麼。缺英文補英文,缺學歷補學歷等。後來才發現,這些工作反而幫了我很多。當助教免費練英文口說,所以我的口說進步神速。接案或是當研究助理寫程式,逼我學起整套 Linux 及很多的 open source project(學術界沒錢,一律都是open source)然後唸 PhD 讓我到世界各地去參加 conference,認識領域理的大咖。相信我,等你親自見到 internet、python ... 等的發明人,你會發現他們非常謙虛。然後沒錢去 intern(所以很怕對方不要我),所以很拼。最後交了一堆朋友,還沒畢業工作就找好了,然後累積了一堆 Project 經驗。



文章轉自:INSIDE
軟體人的心路歷程分享 PART II
職務類別:軟體工程師   職稱:軟體工程師   相關職缺:電腦軟體相關  軟體工程師
下定決心走出台灣

我問問我自己,是有一些優點的:

年輕,然後肯拼(那時 26~27 歲)

認份,有責任感

肯讀書,想進修

但我其實對未來感到很迷惘,直到有一天,過到了一個外商的經理(聽說月薪 40 萬),是一個香港人,剛好和我在一個政府標案裡合作。我常常在想,為什麼他可以領 40 萬,他很厲害,但沒有我十倍厲害吧?我也想月領 40 萬,誰不想…

(中間再略,總而言之,因為一些因素,覺得穩定的生活等退休不是我要的人生)

總之,回頭看回去,下面是我當時的結論(冒犯請見諒):

台灣是沒有「軟體」產業的,這幾年好一點,有地圖日記、appworks 一類的軟體(or 創投),頂多有 TrendMicro,或是一些接標案為主的軟體公司。軟體最大的需求大概都在金融業(需要資訊人員)

最大的需求大概都是架網站一類的,這種市場競爭很激烈,然後沒美工合作很難生存,就算是架個網站購物車一類的,也只是跑單幫,很難長久

想領 40 萬,真的不可能,外商也許有機會。如果有 40 萬的工作,那也是萬中選一,輪不到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巨匠肆業生。那只剩下一條路

「去矽谷」

我爸爸不是什麼高等教育份子,不過他常常跟我說:「不要在山上要吃海產,去海邊才要吃山珍。」他想勸我人要認份,但年輕的我解讀錯他的意思:「想吃山珍我就到山上去。」同理,想走金融業請到華爾街。為什麼?因為市場就是供給和需求決定價格。台灣的需求太少了,軟體公司不可能出高價格。供給不夠(軟體人材),價格自然就上升。分享一下,其實矽谷這幾年一直到現在都很缺軟體人材。我知道很多名校高手,英文好,實力好可以直衝矽谷,不過我不是。我知道自己是什麼料,沒有個五六年,我的英文不可能通得過面試。

所以我放下自己,放下工作,從頭練起。過去的六年間:

我把英文練起來

沒錢我就到系上當助教

一開始助教找不到就四處找幫忙寫程式的研究助理(相信我,這很好找)

美國的物價貴,學校研究助理一個月也不多,大概都只能吃吐司或是微波食品

從頭唸起,把 CS(Computer Science 電腦科學)大學部的課自己需要的部份都修一次或旁聽,然後唸一個碩士,再唸一個 CS PhD

學歷也補起來,沒辦法進 Stanford/MIT,至少也讀個叫得出來的 PhD

每個暑假都去 Intern 賺錢

其它的就略過,簡單的講,認清自己缺什麼,就補什麼。缺英文補英文,缺學歷補學歷等。後來才發現,這些工作反而幫了我很多。當助教免費練英文口說,所以我的口說進步神速。接案或是當研究助理寫程式,逼我學起整套 Linux 及很多的 open source project(學術界沒錢,一律都是open source)然後唸 PhD 讓我到世界各地去參加 conference,認識領域理的大咖。相信我,等你親自見到 internet、python ... 等的發明人,你會發現他們非常謙虛。然後沒錢去 intern(所以很怕對方不要我),所以很拼。最後交了一堆朋友,還沒畢業工作就找好了,然後累積了一堆 Project 經驗。



文章轉自:INSIDE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