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幕後執行 » 配音人員 » 灌注聲命力 演繹角色魂(下)
職務定義: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29,063 年資1~3年 : $32,918 年資3~5年 : $35,654 年資5~7年 : $39,462 年資7年以上 : $41,934
  1. 有豐富廣告配音經歷,清楚瞭解廣告配音特點
主題:

灌注聲命力 演繹角色魂(下)

石班瑜提到,要讓配音技術精進,除了表面的喜怒哀樂,必須了解每一部戲背後深層的涵義,還有對白裡的關聯性。她強調:「說話時,要說對話;聽話時,則要聽懂話。」石班瑜認真地說,進入配音這個行業,揣摩角色內心後將自己完全融入角色,才了解很多電影背後的涵義,才真正的「看懂戲」!



不同語言的情緒表達也是聲音表情的困難之一,于正昌舉例,像是英文的倒裝句、輕重音等,與中文截然不同。在演員的表情、情緒及嘴形上,都必須適度調整用詞及對白的擺放位置,這些都是配音需要注意的事情。



 另外,對於為彌補演員聲音表演能力不足,而另外由配音員另外為戲劇配音的狀況,周寧說:「演員不只要重視臉蛋和肢體動作,也應該注重聲音表情。」在戲劇方面,演員應要求自己培養聲音的表現能力,增加作品完整性。而配音員則可以負責卡通動漫部分,賦予角色「聲」命,雙方都為彼此負責的領域努力。



 周寧笑著說,聲音是人天生就擁有的禮物,如何善用它的特質,佐以技巧,表現出不同角色的個性是一門功課。他鼓勵,新手配音員應學習展現優點,並將缺點加以修飾,多練習,將來必能走出自己的道路。



缺乏肯定 聲音無版權



 「在配音工會裡,我們發覺相關從業人員越來越少。」身兼台北市配音人員職業工會總監事的于正昌感嘆道,這也是工會成立配音班的原因,希望藉此培育新「聲」,讓人物聲音更多元。 而石班瑜除了配音工作之外,也擔任新點創意配音班的指導老師。他笑著說:「只要有人願意學,我便願意教。」



 提到配音職業的困境,于正昌嚴肅地說,由於台灣對配音工作的重視度不高,不只配音員無法受到應有的禮遇,甚至常因預算有限而有一人分飾多角的情形發生。



 「因為預算有限,每檔戲,每部卡通都必須一人分飾多角,不是不願意做,只是這樣品質不夠好,情緒的變化,聲音豐富性不夠。」于正昌慨嘆地說。台灣目前大多以「價碼」作為挑選配音員的依據,為了節省成本,時常要求配音員一次扮演多個角色。而酬勞的計算則是以集數計算,與扮演角色的數目無關。



 除了預算問題使角色的聲音相近,于正昌也說明,因為配音員的發展有限,使得願意投入業界的新人減少,配音界逐漸出現斷層。于正昌提出:「任何歌星出專輯在媒體上每播出一次,就可以收取一次費用,在這樣的機制下,相對而言比較有保障,但我們卻只能領一次性的收入。」



因配音員屬小眾團體,立法不易,要改善現況更是難上加難。台北市配音人員職業工會多年來以維護配音員權益為目標,盡力推動配音員要有聲音版權的理念,但它的努力對配音界影響卻不大。對此,于正昌無奈的說:「有在做,但成效不彰。」



 于正昌強調,即使是幕後工作人員,也該獲得肯定與讚美。其他影劇工作人員像是音效、剪輯等,都有機會獲得獎項的肯定,但卻沒有一門獎項是專屬於配音員的。他堅定地說,配音員不單是一門普通的行業,更應有其理想及目標,也因此,希望透過配音員工會的努力,實現這個心願。







來源:新聞人電子報
灌注聲命力 演繹角色魂(下)
職務類別:配音人員   職稱:配音員   相關職缺:電視  配音人員
石班瑜提到,要讓配音技術精進,除了表面的喜怒哀樂,必須了解每一部戲背後深層的涵義,還有對白裡的關聯性。她強調:「說話時,要說對話;聽話時,則要聽懂話。」石班瑜認真地說,進入配音這個行業,揣摩角色內心後將自己完全融入角色,才了解很多電影背後的涵義,才真正的「看懂戲」!



不同語言的情緒表達也是聲音表情的困難之一,于正昌舉例,像是英文的倒裝句、輕重音等,與中文截然不同。在演員的表情、情緒及嘴形上,都必須適度調整用詞及對白的擺放位置,這些都是配音需要注意的事情。



 另外,對於為彌補演員聲音表演能力不足,而另外由配音員另外為戲劇配音的狀況,周寧說:「演員不只要重視臉蛋和肢體動作,也應該注重聲音表情。」在戲劇方面,演員應要求自己培養聲音的表現能力,增加作品完整性。而配音員則可以負責卡通動漫部分,賦予角色「聲」命,雙方都為彼此負責的領域努力。



 周寧笑著說,聲音是人天生就擁有的禮物,如何善用它的特質,佐以技巧,表現出不同角色的個性是一門功課。他鼓勵,新手配音員應學習展現優點,並將缺點加以修飾,多練習,將來必能走出自己的道路。



缺乏肯定 聲音無版權



 「在配音工會裡,我們發覺相關從業人員越來越少。」身兼台北市配音人員職業工會總監事的于正昌感嘆道,這也是工會成立配音班的原因,希望藉此培育新「聲」,讓人物聲音更多元。 而石班瑜除了配音工作之外,也擔任新點創意配音班的指導老師。他笑著說:「只要有人願意學,我便願意教。」



 提到配音職業的困境,于正昌嚴肅地說,由於台灣對配音工作的重視度不高,不只配音員無法受到應有的禮遇,甚至常因預算有限而有一人分飾多角的情形發生。



 「因為預算有限,每檔戲,每部卡通都必須一人分飾多角,不是不願意做,只是這樣品質不夠好,情緒的變化,聲音豐富性不夠。」于正昌慨嘆地說。台灣目前大多以「價碼」作為挑選配音員的依據,為了節省成本,時常要求配音員一次扮演多個角色。而酬勞的計算則是以集數計算,與扮演角色的數目無關。



 除了預算問題使角色的聲音相近,于正昌也說明,因為配音員的發展有限,使得願意投入業界的新人減少,配音界逐漸出現斷層。于正昌提出:「任何歌星出專輯在媒體上每播出一次,就可以收取一次費用,在這樣的機制下,相對而言比較有保障,但我們卻只能領一次性的收入。」



因配音員屬小眾團體,立法不易,要改善現況更是難上加難。台北市配音人員職業工會多年來以維護配音員權益為目標,盡力推動配音員要有聲音版權的理念,但它的努力對配音界影響卻不大。對此,于正昌無奈的說:「有在做,但成效不彰。」



 于正昌強調,即使是幕後工作人員,也該獲得肯定與讚美。其他影劇工作人員像是音效、剪輯等,都有機會獲得獎項的肯定,但卻沒有一門獎項是專屬於配音員的。他堅定地說,配音員不單是一門普通的行業,更應有其理想及目標,也因此,希望透過配音員工會的努力,實現這個心願。







來源:新聞人電子報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