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活動企劃 » 策展人 » 展覽的幕後推手─策展人

策展人策展人

台灣策展人職缺數31筆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0,041 年資1~3年 : $32,187 年資3~5年 : $33,963 年資5~7年 : $37,889 年資7年以上 : $42,012
    主題:

    展覽的幕後推手─策展人

    策展人的出現

    在台灣,策展人的概念大約自90年代中期,1998年第一屆的台北雙年展聘請了知名策展人——南條史生擔任策展人,大約是這個時期才正式引進了國際的策展系統和機制。在這之前,展覽的生產大多由展覽機構體制內的工作人所負責,美術館中的展覽組成員們負責承辦一檔展覽,他們對於展覽的研究、自發性想法在過去展覽中隱而不見,而是服務於傳統的展覽機制。

    關於策展人的工作流程,策劃一檔展覽大約可以分成幾個步驟,首先是考察、研究,這部份的工作最主要是確立展覽的想法、重新梳理展覽概念,並且與藝術家建立關係;接著是繁雜的行政流程,撰寫企劃、找資金、選擇合作對象以及參展的藝術家和藝術品;最後進入到展覽的執行面,這部份包含了佈展工程、開幕活動、宣傳等等細項。

    由於策展是一項時常要與多個合作單位──包括藝術家、佈展工程團隊、公務機關──協調的工作,如何在人力、時間與經費有限的狀況下將不同單位的工作內容組合在一起是一項艱困的挑戰,「Jeph(羅悅全)將專案管理的方法帶入藝術策展組織工作,這點幫助很大。」鄭慧華指著丈夫說道。

    展覽的剩餘價值

    即便策展人的工作與電影導演或是編輯有些類似,但是展覽的生產較難以落實在具體的收益上,在台灣一場電影的票價平均為200-300元,一本書的價格也約是如此;相較之下除了商業展覽有明確的票價之外,藝術展覽往往難以收費,高雄市立美術館主辦的展覽大多免費、台北市立美術館僅著收30元的清潔費用。

    「一般觀眾不大了解展覽的成本,很難建立明確的對價關係。」

    由於展覽生產的價值難以量化,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釋了台灣現行文化政策下所鼓勵的「文創產業」──以具體產值為主導的資本主義生產模式──其思維方式壓迫了其他生產成果的價值定義,既源於對展覽生產的不了解,也源於利潤主流的意識形態。「其實,藝術展覽的價值不是不能用資本主義的角度來檢視,但是得要長期地來看,這種文化生產是前端的開發工作,它的影響會慢慢擴散到其他領域,進而產生更大且廣泛的收益。所以說,我們並不反對文創,但我們認為,真正的『文創產業』不能單看一個單位、一個單位的短期利潤,而是要看整個文化生產單位所組成的系統整體,才能以長久、高遠的視野正確判斷整個系統的價值與方向。」羅悅全說,我們看到世界幾場著名的藝術博覽會或知名藝廊總是有巨量交易金額,但在背後,這些國家或文化組織、藝術創作者投入了多少資本、時間在文化經營上?這是表面看不到的。

    終點

    隨著亞洲地區大型美術館的相繼成立,雙年展等大型展覽的數量也急遽地增加,獨立策展人的生存空間擴大,獨立策展人的數量也逐漸增加,「美術機構增加,當然策展人的需求也會增加,至少在中國是這樣的。」鄭慧華說:「而在台灣,本地策展人未來能走的路是非常窄的,為數不多中大型官方美術館近年聘用本地或客座策展人的數量也是有限。而作為獨立空間,我們以自己的空間作非商業的策展,經費大多是來自於公家單位的補助,能夠申請到的資金多是10到20萬元左右,只能勉強作小型展覽。較大型的展覽《造音翻土》能夠申請到170萬元,但比起真正的支出還是有點距離,得再另行募款,最後還是貼進自己的資金。在這種嚴苛的條件下,可以走長遠的策展人不多」。

    策展人的養成需要大量的展覽經驗,以及建立多元的藝術視野和藝術家的關係之上,本土策展人的資源缺乏,難有機會執行大型的展覽,使得台灣的策展人常被認為策展較為生澀,而年輕策展人則更難有機會投身於此。「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最後得要自己組織起來,一來我們不想進入公務體系或商業藝廊的制度裡頭、二來你也沒地方可以去」鄭慧華以此解釋立方計劃空間的成立目的。

    藝術展覽的生產是一項知識的組合工作,同時也是策展人的理念、想法、研究的成果,和藝術家一樣每個策展人也會有一個「創作」的意識,在他策劃的歷程中,最終可以發現他依靠同一個理念支撐著。

    「我現在做的展覽都還在回答自己2003年第一次作展覽時,提出來的問題」鄭慧華說。



    轉載自:TheNewsLens 關鍵評論
    展覽的幕後推手─策展人
    職務類別:策展人   職稱:策展人   相關職缺:會議展覽服務  策展人
    策展人的出現

    在台灣,策展人的概念大約自90年代中期,1998年第一屆的台北雙年展聘請了知名策展人——南條史生擔任策展人,大約是這個時期才正式引進了國際的策展系統和機制。在這之前,展覽的生產大多由展覽機構體制內的工作人所負責,美術館中的展覽組成員們負責承辦一檔展覽,他們對於展覽的研究、自發性想法在過去展覽中隱而不見,而是服務於傳統的展覽機制。

    關於策展人的工作流程,策劃一檔展覽大約可以分成幾個步驟,首先是考察、研究,這部份的工作最主要是確立展覽的想法、重新梳理展覽概念,並且與藝術家建立關係;接著是繁雜的行政流程,撰寫企劃、找資金、選擇合作對象以及參展的藝術家和藝術品;最後進入到展覽的執行面,這部份包含了佈展工程、開幕活動、宣傳等等細項。

    由於策展是一項時常要與多個合作單位──包括藝術家、佈展工程團隊、公務機關──協調的工作,如何在人力、時間與經費有限的狀況下將不同單位的工作內容組合在一起是一項艱困的挑戰,「Jeph(羅悅全)將專案管理的方法帶入藝術策展組織工作,這點幫助很大。」鄭慧華指著丈夫說道。

    展覽的剩餘價值

    即便策展人的工作與電影導演或是編輯有些類似,但是展覽的生產較難以落實在具體的收益上,在台灣一場電影的票價平均為200-300元,一本書的價格也約是如此;相較之下除了商業展覽有明確的票價之外,藝術展覽往往難以收費,高雄市立美術館主辦的展覽大多免費、台北市立美術館僅著收30元的清潔費用。

    「一般觀眾不大了解展覽的成本,很難建立明確的對價關係。」

    由於展覽生產的價值難以量化,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釋了台灣現行文化政策下所鼓勵的「文創產業」──以具體產值為主導的資本主義生產模式──其思維方式壓迫了其他生產成果的價值定義,既源於對展覽生產的不了解,也源於利潤主流的意識形態。「其實,藝術展覽的價值不是不能用資本主義的角度來檢視,但是得要長期地來看,這種文化生產是前端的開發工作,它的影響會慢慢擴散到其他領域,進而產生更大且廣泛的收益。所以說,我們並不反對文創,但我們認為,真正的『文創產業』不能單看一個單位、一個單位的短期利潤,而是要看整個文化生產單位所組成的系統整體,才能以長久、高遠的視野正確判斷整個系統的價值與方向。」羅悅全說,我們看到世界幾場著名的藝術博覽會或知名藝廊總是有巨量交易金額,但在背後,這些國家或文化組織、藝術創作者投入了多少資本、時間在文化經營上?這是表面看不到的。

    終點

    隨著亞洲地區大型美術館的相繼成立,雙年展等大型展覽的數量也急遽地增加,獨立策展人的生存空間擴大,獨立策展人的數量也逐漸增加,「美術機構增加,當然策展人的需求也會增加,至少在中國是這樣的。」鄭慧華說:「而在台灣,本地策展人未來能走的路是非常窄的,為數不多中大型官方美術館近年聘用本地或客座策展人的數量也是有限。而作為獨立空間,我們以自己的空間作非商業的策展,經費大多是來自於公家單位的補助,能夠申請到的資金多是10到20萬元左右,只能勉強作小型展覽。較大型的展覽《造音翻土》能夠申請到170萬元,但比起真正的支出還是有點距離,得再另行募款,最後還是貼進自己的資金。在這種嚴苛的條件下,可以走長遠的策展人不多」。

    策展人的養成需要大量的展覽經驗,以及建立多元的藝術視野和藝術家的關係之上,本土策展人的資源缺乏,難有機會執行大型的展覽,使得台灣的策展人常被認為策展較為生澀,而年輕策展人則更難有機會投身於此。「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最後得要自己組織起來,一來我們不想進入公務體系或商業藝廊的制度裡頭、二來你也沒地方可以去」鄭慧華以此解釋立方計劃空間的成立目的。

    藝術展覽的生產是一項知識的組合工作,同時也是策展人的理念、想法、研究的成果,和藝術家一樣每個策展人也會有一個「創作」的意識,在他策劃的歷程中,最終可以發現他依靠同一個理念支撐著。

    「我現在做的展覽都還在回答自己2003年第一次作展覽時,提出來的問題」鄭慧華說。



    轉載自:TheNewsLens 關鍵評論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