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人文社會 » 社會學研究人員 » 社會學老師的狂想曲

社會學研究人員社會學科研人員

台灣社會學研究人員職缺數18筆
職務定義: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1,604 年資1~3年 : $33,050 年資3~5年 : $34,126 年資5~7年 : $35,303 年資7年以上 : $37,007
  1. 研究和調查諸如家庭、社區或教育等的社會學方面的社會現象。
  2. 分析調查資料,對比研究調查結果,以適當的方式組織和陳示調查資料及結論,提供給政府、工商企業等單位使用。
主題:

社會學老師的狂想曲



當你以為社會系學生不是在學理論,就是上街抗議時,一位社會系教授下定決心開辦一門非傳統創業課,讓社會企業在台灣遍地開花。

台中火車站前,沒落舊城區的日式洋樓裡,三年來,多了一份青春洋溢。由台大社會系畢業生邱嘉緣與台大財金系畢業生張珮綺創辦的社會企業共同工作空間「好伴」,已成為台中市長林佳龍眼中,推動中區老城再生的關鍵紐帶。

鏡頭轉到台北,在寸土寸金的大安區,五間不同的老公寓成了台大地理系畢業生王維綱的共生公寓「玖樓」。「玖樓」想打破資本主義的所有權霸權,讓有特殊專長的人,可以用低房租住進高價地段的房子,創造出新的「居住」價值。

台中、台北,將近兩百公里的距離,背後卻有一條共同的臍帶──他們都是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的學生,也都修了同一堂課:「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

「這堂課是鼓勵學生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創業,」陳東升說。

過去,「創業」是商管學院才會出現的名詞,但這堂開在社會系大四的選修課,開課兩次,總共六十個學生,卻已創造出超過五個社會企業。

當外界仍把社會系貼上「抗議系」的標籤,陳東升為何會想開創業課?

這位身高一八六公分,站在人群中總如一根瘦竹竿,形象鮮明的「台灣最高的社會學者」直言,二○○八年金融海嘯後,青年失業率攀高,勞動市場變動愈來愈大,讓他意識到必須採取行動。

行動派的社會學家

當時,陳東升在社會學界做了一件破天荒的事,就是「趕學生,要學生不要來讀研究所」。



這位擔任過國科會人文社會處處長,已是台灣社會學界大老的學者,當時擔任台灣社會學會會長,他要求學會調查社會學博士生畢業後的出路,結果發現,在少子化海嘯中,將有大量博士失業。

陳東升不但把結果披露出來,還直接告訴學生要「想清楚」,若真心喜歡學術再來考研究所。之後,博士生報考人數果然大減。

可是,已經踏進社會學領域的學生呢?他們的出路在哪裡?陳東升開始問自己。

陪學生走「最後一哩路」

陳東升說,當時台灣開始出現「社會企業」的概念。「社會企業」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但是有其商業模式,能夠自給自足。

而社會學家賴特的學術巨著《真實烏托邦》,提供資本主義社會的轉型解方,也給了陳東升開課的靈感。

經過三年的準備,二○一二年春天才正式開課。他將這堂課開在大四下學期,定調為學生畢業前的「最後一哩路」。

「整合前面三年半學到的東西,去思考你對什麼有興趣,發展一個經濟模式取得資源,穩定地做下去,」陳東升說。他希望學生結合自身興趣與專長,在解決社會問題的同時,也能養活自己。

在社會系,這是堂數一數二的重課。三個學分,但學生每週得花六小時上課、討論,課後還得再花時間提出實作與解決方案。課程負擔很重,卻還是有三十個學生選課。

擔任這門課業師的台北設計之都專案執行長吳漢中認為,這堂課對全校開放,是告訴所有台大學生,你可以來社會系學習如何用自己的專業改變社會。

「平時在一百個人裡面,你也不見得找得到一個創業伙伴,但在這堂課,你容易遇到志同道合的人,」陳東升說。

但這堂課不只對學生而言不容易,對陳東升亦然,「老師開這堂課,是把自己推入火坑了,」吳漢中說。

不像許多學界大老忙著搶經費,以握有權力、分配資源為樂,陳東升跳入的火坑,一方面自己要研發新課程,還要把自己身邊的資源、人脈分給學生。例如,找慕哲社會企業創投提供十萬台幣的「試做基金」。

邱嘉緣、張珮綺是陳東升這門課的第一屆學生。畢業後花了一年籌備創業,陳東升在這一年就跟他們開了四十六次會。這些投入創業的學生,幾乎人人與陳東升保持良好聯繫。「修這堂課就是終身保固啦!」陳東升半開玩笑地形容。

問他為什麼願意花這麼多時間「推學生一把」?「因為我已經看破了,台灣的僵局靠上位的人沒辦法解決啦!改變要靠年輕人啦!」陳東升曾經告訴一位朋友。

改變台灣,不用分學科

身邊親友談起這位「高人」,形容詞不脫:為人正直、嫉惡如仇、勇於任事。出身台中沙鹿的他,還有位有名的小學同學——前立委顏清標。陳東升為何會投身於改變社會?

陳東升的三哥、台大機械系終身特聘教授陳炳煇說,在地方上擔任代書的祖父,從小對他們施行嚴格的家庭教育。

小時候,祖父要求他們六點起床,做完早操之後要打掃,而且是掃馬路跟清水溝,讓他們體會到,自己之於社會有一份責任。「像水溝不清就會堵塞啊,你就要把這些問題處理掉,」陳炳煇說。

陳東升讀大學時,遇到中美斷交與美麗島事件,這兩件歷史大事對他產生衝擊。

當時台大門口有各式各樣的舞台,新生南路上面都是民主看板,人山人海,「你就覺得你應該要做點事情,」陳東升回憶說。

轉載自:天下雜誌
社會學老師的狂想曲
職務類別:社會學研究人員   職稱:社會學研究人員   相關職缺:大專校院教育事業  社會學研究人員


當你以為社會系學生不是在學理論,就是上街抗議時,一位社會系教授下定決心開辦一門非傳統創業課,讓社會企業在台灣遍地開花。

台中火車站前,沒落舊城區的日式洋樓裡,三年來,多了一份青春洋溢。由台大社會系畢業生邱嘉緣與台大財金系畢業生張珮綺創辦的社會企業共同工作空間「好伴」,已成為台中市長林佳龍眼中,推動中區老城再生的關鍵紐帶。

鏡頭轉到台北,在寸土寸金的大安區,五間不同的老公寓成了台大地理系畢業生王維綱的共生公寓「玖樓」。「玖樓」想打破資本主義的所有權霸權,讓有特殊專長的人,可以用低房租住進高價地段的房子,創造出新的「居住」價值。

台中、台北,將近兩百公里的距離,背後卻有一條共同的臍帶──他們都是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的學生,也都修了同一堂課:「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

「這堂課是鼓勵學生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創業,」陳東升說。

過去,「創業」是商管學院才會出現的名詞,但這堂開在社會系大四的選修課,開課兩次,總共六十個學生,卻已創造出超過五個社會企業。

當外界仍把社會系貼上「抗議系」的標籤,陳東升為何會想開創業課?

這位身高一八六公分,站在人群中總如一根瘦竹竿,形象鮮明的「台灣最高的社會學者」直言,二○○八年金融海嘯後,青年失業率攀高,勞動市場變動愈來愈大,讓他意識到必須採取行動。

行動派的社會學家

當時,陳東升在社會學界做了一件破天荒的事,就是「趕學生,要學生不要來讀研究所」。



這位擔任過國科會人文社會處處長,已是台灣社會學界大老的學者,當時擔任台灣社會學會會長,他要求學會調查社會學博士生畢業後的出路,結果發現,在少子化海嘯中,將有大量博士失業。

陳東升不但把結果披露出來,還直接告訴學生要「想清楚」,若真心喜歡學術再來考研究所。之後,博士生報考人數果然大減。

可是,已經踏進社會學領域的學生呢?他們的出路在哪裡?陳東升開始問自己。

陪學生走「最後一哩路」

陳東升說,當時台灣開始出現「社會企業」的概念。「社會企業」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但是有其商業模式,能夠自給自足。

而社會學家賴特的學術巨著《真實烏托邦》,提供資本主義社會的轉型解方,也給了陳東升開課的靈感。

經過三年的準備,二○一二年春天才正式開課。他將這堂課開在大四下學期,定調為學生畢業前的「最後一哩路」。

「整合前面三年半學到的東西,去思考你對什麼有興趣,發展一個經濟模式取得資源,穩定地做下去,」陳東升說。他希望學生結合自身興趣與專長,在解決社會問題的同時,也能養活自己。

在社會系,這是堂數一數二的重課。三個學分,但學生每週得花六小時上課、討論,課後還得再花時間提出實作與解決方案。課程負擔很重,卻還是有三十個學生選課。

擔任這門課業師的台北設計之都專案執行長吳漢中認為,這堂課對全校開放,是告訴所有台大學生,你可以來社會系學習如何用自己的專業改變社會。

「平時在一百個人裡面,你也不見得找得到一個創業伙伴,但在這堂課,你容易遇到志同道合的人,」陳東升說。

但這堂課不只對學生而言不容易,對陳東升亦然,「老師開這堂課,是把自己推入火坑了,」吳漢中說。

不像許多學界大老忙著搶經費,以握有權力、分配資源為樂,陳東升跳入的火坑,一方面自己要研發新課程,還要把自己身邊的資源、人脈分給學生。例如,找慕哲社會企業創投提供十萬台幣的「試做基金」。

邱嘉緣、張珮綺是陳東升這門課的第一屆學生。畢業後花了一年籌備創業,陳東升在這一年就跟他們開了四十六次會。這些投入創業的學生,幾乎人人與陳東升保持良好聯繫。「修這堂課就是終身保固啦!」陳東升半開玩笑地形容。

問他為什麼願意花這麼多時間「推學生一把」?「因為我已經看破了,台灣的僵局靠上位的人沒辦法解決啦!改變要靠年輕人啦!」陳東升曾經告訴一位朋友。

改變台灣,不用分學科

身邊親友談起這位「高人」,形容詞不脫:為人正直、嫉惡如仇、勇於任事。出身台中沙鹿的他,還有位有名的小學同學——前立委顏清標。陳東升為何會投身於改變社會?

陳東升的三哥、台大機械系終身特聘教授陳炳煇說,在地方上擔任代書的祖父,從小對他們施行嚴格的家庭教育。

小時候,祖父要求他們六點起床,做完早操之後要打掃,而且是掃馬路跟清水溝,讓他們體會到,自己之於社會有一份責任。「像水溝不清就會堵塞啊,你就要把這些問題處理掉,」陳炳煇說。

陳東升讀大學時,遇到中美斷交與美麗島事件,這兩件歷史大事對他產生衝擊。

當時台大門口有各式各樣的舞台,新生南路上面都是民主看板,人山人海,「你就覺得你應該要做點事情,」陳東升回憶說。

轉載自:天下雜誌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