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軟體工程 » CIM工程師 » 資深工程師的血淚教訓.....

CIM工程師計算機安全專家

台灣CIM工程師職缺數27筆
職務說明: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9,505 年資1~3年 : $42,134 年資3~5年 : $45,460 年資5~7年 : $47,572 年資7年以上 : $50,962
  1. 設計計算機防毒相關的軟件,規劃網路安全解決方案,降低中毒的風險和損失
  2. 對計算機系統進行檢測,並排除系統安全的故障
  3. 研究計算機安全系統新技術和相關的運用
  4. 提供有關計算機安全問題的諮詢
  5. 提供計算機安全相關解決方案
主題:

資深工程師的血淚教訓.....

大概 20 年 前我正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由於 Deltagraph 專案開發了 5 年之後中止,我的第二家公司快要做不下去了。那時候我已經有了 13 年 的工程師經驗,同時也有大概 9 年經營公司的經驗了(同時)。

我不再想這兩樣都做了。我的第一家公司 85-87 不僅開發了一種新型的試算表程式而且還自己負責發行。公司由我來領導,從媒體採訪到投資者管理等一切日常商業事務都由我來打理,而且我還是其中的 3 名工程師之一,同時還兼任 UI 設計師。1987 年初,在產品推出後我就累到住院了。又當領導又做工程師實在是太累了。

於是到了 1994 年我面前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做技術管理,要麼繼續當工程師。我選擇了當工程師,因為這項工作更簡單。到了今天我終於意識到這個決定是多麼的糟糕,儘管過去 20 年 我做了那麼多很棒的東西出來。走當時還相對新鮮的 CTO/CIO/ 工程副總路線本該是一個好得多的計畫。

1995 年 左右我曾在灣區住過 1 年,有半年時間是在蘋果幹的。蘋果當時看起來快要分崩離析了,所以我又回到了德州,因為不想眼睜睜看著自己喜歡的公司倒掉。這個錯誤太大了。

1 年後,蘋果不僅因為賈伯斯的回歸而出現巨大逆轉,而且還出現了.com 的集體大爆發。同時身為有經驗的工程師和領導的我(我們總共發佈了 9 版應用,我做的那些從來都不用做過熱修復,這在當時是很難做到的)明白,自己本來可以多受歡迎。一旦你爬到前面提到的任何一個位置,再往前走就很容易了。

30 年 前我妹也是從做工程師開始的,但是第 1 年她就轉到了管理職,過去 15 年她一直都擔任一家大公司的 VP。幾年前我工作的一家旅遊公司的母公司也有一位 CEO 是 15 年前從工程師轉過來的。當然,這些類型的工作是有難度且不愉快的,但是收入也要高得多。我妹的資產是我的 10 倍。

這些年我目睹了身為工程師的擁有的能力是多麼的弱,不管你程式設計、創造不同或者修復破壞的東西表現得有多出色。我當時完全沒有意識到身為工程師(或者架構師之流)你的進步空間有多狹窄。你就是一個螺絲釘,根本沒有那種改變現狀的能力。除了少了財務方面的好處以外,更高份額的 IPO 參股的可能也更低,能接觸到的東西更少,作為工程師你的對有機會開發很酷的東西感到滿意。

這 5 年 來我作為顧問工作過或幫助過的最糟糕的地方,幾乎都是因為徹底無能白癡的技術管理。這種無能多到罄竹難書,本文難以一一贅述。

在銀行當工程副總裁意味著他不需要理解技術,因為他管理的是人,但技術決策還是由他來做出。同樣地方的 CIO 從來不相信自己員工告訴他的任何東西,但是卻相信供應商告訴他的一切。當然我們知道他在拿回扣,因為我們不斷買自己不用的東西,而他卻不斷替供應商寫文章稱讚對方的產品對我們如何的有用。可是我們幾乎都不用。我離開一段時間之後他終於被炒魷魚了,但是馬上又能在別處找到類似的 CIO 職位。

我幹過最糟糕的工作,一開始時我一度認為是非常棒的。一家後初創企業在所做的行業有一個成功的利基業務,包括他們和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做另一個利基業務)都想上市,然後市場開始變熱起來。我被招過去成為他們的第二名工程師。另一位工程師和經理則負責開發一個新的範圍更廣的線上商店,因為原來的那個太不靈活,跑得太慢了,不適合大市場的需要。而這家公司的技術領導力是空白,CEO 和另兩位創始人都沒有技術經驗或知識。那位工程師不斷地吹噓自己的後端代碼是如何的出色,經理也支持他。而我則開發前端,做演示,每天都檢查自己的代碼。等到我認為是進行集成的好時機時,我才發現另一位工程師整整 10 個月都沒有檢查過任何東西。我向經理指出這一點時經理卻說「他從來不檢查任何東西,直到東西已經完美。」 但是除了我以外沒人認為這是愚蠢的話。接下來的 2 個月我絕望地想讓那 3 位創始人招能幹實事的人進來(我認得幾個),但他們儘管承認招錯了人,卻害怕做出任何改變。最後我放棄了,離開了那家公司。

轉載自:科技報橘
資深工程師的血淚教訓.....
職務類別:CIM工程師   職稱:CIM工程師   相關職缺:其它網路/軟體相關  CIM工程師
大概 20 年 前我正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由於 Deltagraph 專案開發了 5 年之後中止,我的第二家公司快要做不下去了。那時候我已經有了 13 年 的工程師經驗,同時也有大概 9 年經營公司的經驗了(同時)。

我不再想這兩樣都做了。我的第一家公司 85-87 不僅開發了一種新型的試算表程式而且還自己負責發行。公司由我來領導,從媒體採訪到投資者管理等一切日常商業事務都由我來打理,而且我還是其中的 3 名工程師之一,同時還兼任 UI 設計師。1987 年初,在產品推出後我就累到住院了。又當領導又做工程師實在是太累了。

於是到了 1994 年我面前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做技術管理,要麼繼續當工程師。我選擇了當工程師,因為這項工作更簡單。到了今天我終於意識到這個決定是多麼的糟糕,儘管過去 20 年 我做了那麼多很棒的東西出來。走當時還相對新鮮的 CTO/CIO/ 工程副總路線本該是一個好得多的計畫。

1995 年 左右我曾在灣區住過 1 年,有半年時間是在蘋果幹的。蘋果當時看起來快要分崩離析了,所以我又回到了德州,因為不想眼睜睜看著自己喜歡的公司倒掉。這個錯誤太大了。

1 年後,蘋果不僅因為賈伯斯的回歸而出現巨大逆轉,而且還出現了.com 的集體大爆發。同時身為有經驗的工程師和領導的我(我們總共發佈了 9 版應用,我做的那些從來都不用做過熱修復,這在當時是很難做到的)明白,自己本來可以多受歡迎。一旦你爬到前面提到的任何一個位置,再往前走就很容易了。

30 年 前我妹也是從做工程師開始的,但是第 1 年她就轉到了管理職,過去 15 年她一直都擔任一家大公司的 VP。幾年前我工作的一家旅遊公司的母公司也有一位 CEO 是 15 年前從工程師轉過來的。當然,這些類型的工作是有難度且不愉快的,但是收入也要高得多。我妹的資產是我的 10 倍。

這些年我目睹了身為工程師的擁有的能力是多麼的弱,不管你程式設計、創造不同或者修復破壞的東西表現得有多出色。我當時完全沒有意識到身為工程師(或者架構師之流)你的進步空間有多狹窄。你就是一個螺絲釘,根本沒有那種改變現狀的能力。除了少了財務方面的好處以外,更高份額的 IPO 參股的可能也更低,能接觸到的東西更少,作為工程師你的對有機會開發很酷的東西感到滿意。

這 5 年 來我作為顧問工作過或幫助過的最糟糕的地方,幾乎都是因為徹底無能白癡的技術管理。這種無能多到罄竹難書,本文難以一一贅述。

在銀行當工程副總裁意味著他不需要理解技術,因為他管理的是人,但技術決策還是由他來做出。同樣地方的 CIO 從來不相信自己員工告訴他的任何東西,但是卻相信供應商告訴他的一切。當然我們知道他在拿回扣,因為我們不斷買自己不用的東西,而他卻不斷替供應商寫文章稱讚對方的產品對我們如何的有用。可是我們幾乎都不用。我離開一段時間之後他終於被炒魷魚了,但是馬上又能在別處找到類似的 CIO 職位。

我幹過最糟糕的工作,一開始時我一度認為是非常棒的。一家後初創企業在所做的行業有一個成功的利基業務,包括他們和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做另一個利基業務)都想上市,然後市場開始變熱起來。我被招過去成為他們的第二名工程師。另一位工程師和經理則負責開發一個新的範圍更廣的線上商店,因為原來的那個太不靈活,跑得太慢了,不適合大市場的需要。而這家公司的技術領導力是空白,CEO 和另兩位創始人都沒有技術經驗或知識。那位工程師不斷地吹噓自己的後端代碼是如何的出色,經理也支持他。而我則開發前端,做演示,每天都檢查自己的代碼。等到我認為是進行集成的好時機時,我才發現另一位工程師整整 10 個月都沒有檢查過任何東西。我向經理指出這一點時經理卻說「他從來不檢查任何東西,直到東西已經完美。」 但是除了我以外沒人認為這是愚蠢的話。接下來的 2 個月我絕望地想讓那 3 位創始人招能幹實事的人進來(我認得幾個),但他們儘管承認招錯了人,卻害怕做出任何改變。最後我放棄了,離開了那家公司。

轉載自:科技報橘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