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職務大辭典 » 職務中類表 » 系統規劃 » 系統工程師 » 一個射頻工程師ㄉ職場日記
職務定義:
薪資平均範圍:
薪資職能報告
工作年資 1年以下 1~3年 3~5年 5~7年 7年以上
平均薪資 年資1年以下 : $36,790 年資1~3年 : $41,110 年資3~5年 : $44,132 年資5~7年 : $47,197 年資7年以上 : $48,669
  1. 安裝,配置並更新公司各種產品
  2. 負責客戶系統的測試和驗收
  3. 編寫竣工文檔
  4. 收集客戶問題,提供售後服務,並負責客戶培訓
  5. 負責為客戶安裝調整測試公司的產品
  6. IT日常維護
  7. 系統集成工程師平均月薪為人民幣3,212元
主題:

一個射頻工程師ㄉ職場日記

以前大學畢業找工作的時候,就很希望有以前的同專業的師兄姐們寫點面經什麼的。但等到自己畢業了,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自己的求職經歷和別人分享一下,給後來人做個參考。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現在正準備跳槽,特來天涯說說求職經歷。一則自己的想法正好找個地方整理思路。二則也許我的經歷對於以後的朋友有些參考價值。言歸正傳。本人28歲,男,微波專業小碩,某電子科技大學畢業,工作兩年,在西南一個較小城市,某國企研發部門。一開始畢業的時候,我就想選擇一個小城市,房價低壓力小生活節奏慢工作穩定。等我工作兩年之後我又開始不喜歡我當時選擇的生活。感覺年紀輕輕就開始養老,感覺現在就知道我未來的樣子很可怕,感覺一輩子就在一個單位一直干非常的可怕。再加上其他的原因。我決定辭職。我是做技術的。關於做技術的討論網上很多,比如30以前做技術,30以後轉管理。做技術老了很悲慘,做技術不如做銷售,做技術賺錢少又累,等等。我覺得這些都對,都是市場競爭的結果,每個人的回報都是在市場競爭中得到的。做技術的人,也是由市場來選擇,由市場決定其收入。這個社會都希望快速發財,浮躁應該是做技術的大忌。只為賺錢沒有興趣也是做不好技術的。

我大學學的專業是物理,基本也是天天逃課玩遊戲過來的。在我才進大學的時候是2000年,當時大學生求職還是很容易的。02年以後就出現了就業難。那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危機感,高中被管得太死,到了大學就知道玩,天天和一群一起玩的哥們混在一起。那些天天上課考試準備出國和保研的混在一起。在大三開始有就業危機感了,可是還是選擇了鴕鳥政策,快活一天算一天。大四求職由於沒有信心,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能幹什麼,求職很失敗。後來乾脆躲起來不願求職,說自己打算考研。從那個時候開始有了一種危機感,怕自己不能被社會認可,沒有自己的職業發展,沒有價值,沒有回報,無法生存。後來考研兩次失敗,中間干過段時間銷售。第三次考研才考上某電子科技大學微波專業。09年畢業微波專業就業還行,基本都找到了本專業的不錯工作。不像當時大學畢業時候的大面積失業和轉行。

當時我選了個小城市,想踏踏實實過日子。因為大學畢業的一系列打擊已經讓我對自己的期望值降得很低,熱情都已經熄滅。只有有個穩定的飯碗,有自己的一個生存空間,過點小日子。

兩年後,不安的心開始躁動,熄滅的熱情開始浮現。我內心開始推動我繼續向前。到市場中去尋找自己的價值,去實現自己的職業發展,去實現自己的貢獻。很少有職場人沒有跳槽的想法。特別是工作兩三年的人。和不少同學聯繫了,都有一些想法。人往高處走,關鍵是找到市場在哪裡,需求在哪裡。途徑就三個,以前同學或同事推薦,這個最好。然後是網絡招聘求職,然後是通過獵頭求職。任何人才都應該由市場來配置,人才選擇單位,單位也選擇人才。人才之間互相競爭,單位之間也互相競爭。 靠近市場,了解市場需求也對自己的職業發展很有幫助。現在戶籍等對人才流通的閒置越來越少,應該說是件好事情。

其實我覺得學電子是不應該分家的。但是工業化生產的特點就是流水線,標準化和分工細化。所以有做電子晶片的,然後是板級和模塊的,然後是系統和軟體的。每一個級別也有大量分工,畫原理圖的,畫印製板的。設計模擬的,設計數字的,設計射頻的。崗位不斷細分,越大公司越細。射頻工程師就是這樣被分出來的。其實我不想分,我就是電子工程師,只是更擅長射頻。

中國的工程師不是不聰明,也不是不辛苦。只是缺少了些智慧財產權意思,創新意識。多了些生活壓力,多了些迫切想成功的浮躁。少了些興趣和成就感。同時,中國工程師也缺少自己的協會。官方的協會只能算個殘疾協會。協會的力量是巨大的。不光是民間協會,中國整個公民社會和民間組織都發展落後。我個人認為,一個加入協會的工程師的收入會更好。一個有強大工程師協會的行業,會更有國際競爭力。

射頻工程師被取帶的危機,不光來自於晶片集成,同樣來之與數字化。以前的模擬手機是摩托羅拉的天下,但是數字化就能顛覆它。以前通信系統的調製解調都是模擬的,現在都是數字的。以前頻率合成也是模擬的,現在也是數字的。數模轉換器件的性能越來越好,數字步步為營,模擬步步後退。現在很多通信系統的核心都在數位訊號處理。數字手段是創造奇蹟的地方。不用提高功率,就能大幅提供信號質量。信號比噪聲功率還小,一樣正常工作,這是模擬方式無法實現的,只有數字方法才能使用的奇蹟。模擬就像是個笨重的石頭,數位訊號處理的數字方法,卻是點石成金的奇蹟。

程式設計師很痛苦,我能體會。上了年紀的更痛苦。因為他們一般是在某種語言平台上編程,平台不斷變化,導致其知識沒有根基,並不保值。其經驗和知識都不保值。

有的電子工程師,會用某個公司的晶片,熟練某個公司的方案。但是如果另一家公司興起,原晶片公司被取代,那麼所學知識也不保值。但是更多情況下,知識是保值的,物理學規矩不會改變。從這點講,我覺得電子工程師比程式設計師更適合作為一個技術人員做一輩子的職業。

轉載自:壹讀
一個射頻工程師ㄉ職場日記
職務類別:系統工程師   職稱:射頻工程師   相關職缺:電信相關  系統工程師
以前大學畢業找工作的時候,就很希望有以前的同專業的師兄姐們寫點面經什麼的。但等到自己畢業了,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自己的求職經歷和別人分享一下,給後來人做個參考。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現在正準備跳槽,特來天涯說說求職經歷。一則自己的想法正好找個地方整理思路。二則也許我的經歷對於以後的朋友有些參考價值。言歸正傳。本人28歲,男,微波專業小碩,某電子科技大學畢業,工作兩年,在西南一個較小城市,某國企研發部門。一開始畢業的時候,我就想選擇一個小城市,房價低壓力小生活節奏慢工作穩定。等我工作兩年之後我又開始不喜歡我當時選擇的生活。感覺年紀輕輕就開始養老,感覺現在就知道我未來的樣子很可怕,感覺一輩子就在一個單位一直干非常的可怕。再加上其他的原因。我決定辭職。我是做技術的。關於做技術的討論網上很多,比如30以前做技術,30以後轉管理。做技術老了很悲慘,做技術不如做銷售,做技術賺錢少又累,等等。我覺得這些都對,都是市場競爭的結果,每個人的回報都是在市場競爭中得到的。做技術的人,也是由市場來選擇,由市場決定其收入。這個社會都希望快速發財,浮躁應該是做技術的大忌。只為賺錢沒有興趣也是做不好技術的。

我大學學的專業是物理,基本也是天天逃課玩遊戲過來的。在我才進大學的時候是2000年,當時大學生求職還是很容易的。02年以後就出現了就業難。那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危機感,高中被管得太死,到了大學就知道玩,天天和一群一起玩的哥們混在一起。那些天天上課考試準備出國和保研的混在一起。在大三開始有就業危機感了,可是還是選擇了鴕鳥政策,快活一天算一天。大四求職由於沒有信心,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能幹什麼,求職很失敗。後來乾脆躲起來不願求職,說自己打算考研。從那個時候開始有了一種危機感,怕自己不能被社會認可,沒有自己的職業發展,沒有價值,沒有回報,無法生存。後來考研兩次失敗,中間干過段時間銷售。第三次考研才考上某電子科技大學微波專業。09年畢業微波專業就業還行,基本都找到了本專業的不錯工作。不像當時大學畢業時候的大面積失業和轉行。

當時我選了個小城市,想踏踏實實過日子。因為大學畢業的一系列打擊已經讓我對自己的期望值降得很低,熱情都已經熄滅。只有有個穩定的飯碗,有自己的一個生存空間,過點小日子。

兩年後,不安的心開始躁動,熄滅的熱情開始浮現。我內心開始推動我繼續向前。到市場中去尋找自己的價值,去實現自己的職業發展,去實現自己的貢獻。很少有職場人沒有跳槽的想法。特別是工作兩三年的人。和不少同學聯繫了,都有一些想法。人往高處走,關鍵是找到市場在哪裡,需求在哪裡。途徑就三個,以前同學或同事推薦,這個最好。然後是網絡招聘求職,然後是通過獵頭求職。任何人才都應該由市場來配置,人才選擇單位,單位也選擇人才。人才之間互相競爭,單位之間也互相競爭。 靠近市場,了解市場需求也對自己的職業發展很有幫助。現在戶籍等對人才流通的閒置越來越少,應該說是件好事情。

其實我覺得學電子是不應該分家的。但是工業化生產的特點就是流水線,標準化和分工細化。所以有做電子晶片的,然後是板級和模塊的,然後是系統和軟體的。每一個級別也有大量分工,畫原理圖的,畫印製板的。設計模擬的,設計數字的,設計射頻的。崗位不斷細分,越大公司越細。射頻工程師就是這樣被分出來的。其實我不想分,我就是電子工程師,只是更擅長射頻。

中國的工程師不是不聰明,也不是不辛苦。只是缺少了些智慧財產權意思,創新意識。多了些生活壓力,多了些迫切想成功的浮躁。少了些興趣和成就感。同時,中國工程師也缺少自己的協會。官方的協會只能算個殘疾協會。協會的力量是巨大的。不光是民間協會,中國整個公民社會和民間組織都發展落後。我個人認為,一個加入協會的工程師的收入會更好。一個有強大工程師協會的行業,會更有國際競爭力。

射頻工程師被取帶的危機,不光來自於晶片集成,同樣來之與數字化。以前的模擬手機是摩托羅拉的天下,但是數字化就能顛覆它。以前通信系統的調製解調都是模擬的,現在都是數字的。以前頻率合成也是模擬的,現在也是數字的。數模轉換器件的性能越來越好,數字步步為營,模擬步步後退。現在很多通信系統的核心都在數位訊號處理。數字手段是創造奇蹟的地方。不用提高功率,就能大幅提供信號質量。信號比噪聲功率還小,一樣正常工作,這是模擬方式無法實現的,只有數字方法才能使用的奇蹟。模擬就像是個笨重的石頭,數位訊號處理的數字方法,卻是點石成金的奇蹟。

程式設計師很痛苦,我能體會。上了年紀的更痛苦。因為他們一般是在某種語言平台上編程,平台不斷變化,導致其知識沒有根基,並不保值。其經驗和知識都不保值。

有的電子工程師,會用某個公司的晶片,熟練某個公司的方案。但是如果另一家公司興起,原晶片公司被取代,那麼所學知識也不保值。但是更多情況下,知識是保值的,物理學規矩不會改變。從這點講,我覺得電子工程師比程式設計師更適合作為一個技術人員做一輩子的職業。

轉載自:壹讀
相關甘苦談連結